亚洲城

海南周刊|画家林先动的丹青诗境:一场诗化与

来源:亚洲城日期:2019-11-17 11:39 浏览:

  这是一个收获的傍晚。夕阳斜斜地照在渔船上,一位身着旧背心、裤腿被磨出窟窿的老渔民,正在细心地给刚捕获的大螃蟹绑带子。好似在与一场大风大浪搏击后,回归生活的本真,他享受此刻的宁静。这是画家林先动的作品《南海渔翁二》,荣获2019年海南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美术水彩作品展金奖。

  11月1日上午,由海南省美术家协会主办、海南中学承办的林先动美术作品展在海南中学艺术教育中心一楼书画展厅举行,《南海渔翁》《南海渔翁二》《野菠萝》《天涯的号角》等63幅作品在此展出。

  走进林先动的画作,发现他把画布当作旷野,在水彩碰撞、水墨交融间带我们走进了一个广阔无垠的世界,一个充满理想的诗意家园:海之号声如诺言般雄浑厚重、野菠萝生命力强劲向上张扬、木瓜树如父母亲般相互依偎低喃细语、大海时而魔幻时而宁静

  林先动是海南临高人,学艺从艺四十余载,早年求学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回到家乡,在海南中学担任美术教师。“画家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我喜欢寻找别人不关注的东西,将其符号化变成艺术语言。”林先动说,有人曾在他微博上留言,称他的画是“会说话的静物。”

  静默听涛的海螺、野蛮生长的野菠萝、破旧沧桑的海南老屋、渔歌唱晚的渔民、善良倔强的清洁工人这些日常生活中的微小事物和平凡的人,都落入他的画作。那是属于画家对生活细致观察的敏感捕捉,兼用色彩与线条抵达了理想生活的诗性和厚重。

  “创作《南海渔翁》这幅水彩画缘起我去临高县马袅湾偶遇的一位老渔民。他当时刚打完渔,脸上恬静幸福的表情一下子吸引了我。”林先动说,后来,他多次跑到同一地点去“蹲点”,甚至用无人机拍摄老渔民。“我在写实的基础上,采用层层叠加的画法,减少水分的用量,表现出沉重的沧桑感。这一画就是半年。”

  在海南中学校长马向阳的眼里,这既是一幅现代的渔舟唱晚图,又是现代版的《老人与海》。“大海是让人敬畏的,但老人好似经过一场激烈的风浪搏击,勇于创造生活,最后享受生活,比起满载而归的渔获,其内心的富足更让人羡慕!”马向阳说。同时,他还为此次画展激情赋词一首:

  (注:顾恺之、吴道子,是我国丹青鼻祖;意大利人提香韦切利奥是西方油画宗师。)

  海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生琦认为,林先动把“老人、渔船、大海”这些元素,提炼成一种艺术上的“粗糙美”,体现了黑格尔强调的“艺术崇高”,洋溢着一股英雄主义气息。

  在现场,吸引众多观众的还有这幅《清洁工》。据林先动介绍,画中的清洁工人,是海南中学一位已故临时工,名叫苏文景,大家都亲切地喊他“阿景”。老人在校工作20多年,话不多,但勤勤恳恳地坚守着岗位。画中,约莫是一个寻常的午后,老人又从他宿舍门前拉着垃圾车经过,瘦小的身子差点被垃圾车盖过头。最让人触动的是,老人嘴里抽着烟,瞬间回眸的眼神里充满着倔强与善良。而这个悠闲的、能抽着烟干活的下午,也许是这位清洁工人理想生活的全部。

  林先动说,艺术不是写真,而是心灵的感受。好的作品,不仅让人赏心悦目,还要有思想、有故事,能激发人类的情感共鸣,让观者尽情驰骋他的想象。

  画展中,《囱》《古韵》《山雨后的阳光》这组画作,是林先动早期的作品。1990年,林先动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开始寻求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的表达并不断创新。

  他在刚从美院毕业后的一本写生笔记中,道出了他的艺术追求:“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必须具有一颗清纯的心,如同一棵树,开花结果都是本能,从不患得患失。因为艺术从来就是个人的事,痛苦和狂喜都是由自己承受,所以我终究是孤独的,这种孤独的力量,总自豪而谦虚地隐藏在作品中。”

  林先动说,他的作品里风景即人,以物喻人,里面充满了诗意的表达和对人生的哲学思考:《囱》这幅作品中,展示出深沉的色调,好似一个孤独的烟囱,迷恋瑰色的天空;《野菠萝》,好似是我幻化成在海边倔强生长的野菠萝,倾听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满怀壮志凌云;《木瓜树的风景》,让我想起垂垂老矣的父母亲,尽管操劳一生、枝叶疏落,但黄灿灿的木瓜果子收获满满,一种向上的力量在默默滋长。

  细品林先动的画作,不难发现,其明暗比对的色彩,淡抹相宜的光影,疏密有致的线条,自然而深情,纯净而炽热,无不彰显着这位画家在自己的画作里进行一场诗化与哲理的漫步。

  李生琦教授说,林先动的画作水彩技巧高,在水彩的水性、水和造型的结合、色彩的凝重、疏密、节奏上都把握得非常好。他的水彩画有率真的一面,这和他本人耿直的个性也有关。“他的画以大海元素为主题,造型深沉厚重,有一种纪念碑式的特征,体现出英雄主义的气概。大海于他而言,是精神的故乡,是灵魂的归宿。虽然他立足海岛,但他脱开一般风俗画的效果,上升到精神、哲学层面,永恒、无限、深沉、神秘,是他的美学追求。”

  画展中展出了一幅林先动的自画像,这幅作品曾入选2013年深圳国际水彩画双年展。画中的林先动,身着红色毛衣,静坐思索,眼神里透露出一丝艺术家独有的傲慢和对艺术执著的追求。似是作画休息间隙,在构思画作的下一步。

  丰子恺说,艺术家总是有癖好的。林先动也有自己的癖好听亢奋的古典音乐作画,一挥而就,尽得风流。

  “我喜欢听古典音乐,好的旋律让人心绪起伏。而好的作品,就像一首和谐的乐曲,所有的乐章和音符都在优美的和声中,不应该有任何一个刺耳的音符跳出来。”林先动说,在创作的那一瞬间,他就像是一支乐队的指挥,在一气呵成的奋笔挥手间,完成了千军万马的奏鸣。

  他的一幅关于文昌铜鼓岭月亮湾的作品《海天宇宙》,海浪冲击拍打着礁石,溅起朵朵浪花,刚硬与柔弱,磅礴与细语,这之间扑面而来的震撼如雄浑的交响乐共振心灵。

  海南省美术协会主席陈茂叶评价林先动的画作“凌云健笔任纵横”。林先动认为,自己画的都是心灵的风景,是内心风景变幻的色彩。比如,同样是以大海为意象的画作,有的是月光下的大海,充满童话般的魔幻;有的是夏日灼热的大海,红艳灿烂;有的是厚重暗沉的大海,让人敬畏。

  “我不想重复自己。”林先动说,艺术史是不断地被自我颠覆的,所有的画家都要站在艺术史上作画,关注生活,关注时代,作品才能有生命力。



相关阅读: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