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

世界周刊:“雷神”法希尔

来源:亚洲城日期:2019-06-13 13:34 浏览:

  十年前,2008年,这部名叫《拆弹部队》的电影赢得6项奥斯卡大奖,讲的是一个美国拆弹小组被派往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执行任务的故事。

  十年过去了,就在上周,又一部关于伊拉克的影片在英国上映,再度引起轰动,这是一部纪录片,片中的主人公是有“雷神”之称的伊拉克排雷英雄法希尔。

  当你走在伊拉克北部城市杜胡克的街道上,会发现总有一张脸在盯着你,他戴着头盔,身穿迷彩服。

  在这座城市,商店柜台或街边小摊,处处都会摆放这张人像照片,图中人名叫法希尔·巴尔瓦里。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倒台后,身为伊拉克库尔德军官的法希尔,被派往摩苏尔,同美国军队一起执行军事行动,打击萨达姆残余势力。

  法希尔的儿子:我记得父亲刚刚买了一台摄像机,准备拍摄每天的家庭生活,之后他就被派到伊拉克摩苏尔,帮助美国军队建立安全区

  但支持萨达姆、反对美军的武装分子在此地埋下了无数地雷。每天,都有平民被地雷炸死或炸伤。

  美国军人:他们()去哪了?你那边听到了什么没有?他(法希尔)要干嘛?

  法希尔的儿子:美军有专业的排雷师,但是他们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到达现场。地雷是靠手机引爆,这是他(法希尔)拆的第一个雷,他用一个钳子和一把小刀解除了爆炸危机。

  此后,凭借着一个钳子和一把小刀,法希尔在一年内成功拆除了600多枚地雷。

  从“圣战”分子到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恐怖组织不断崛起,战略要地摩苏尔更是兵家必争之地,此类“陷阱装置”越来越多,排雷工作也变得愈发艰难。

  2008年,在执行一次排雷任务时,法希尔被地雷炸伤,失去了右腿。但他没有因此停止工作,他仍可以在一天内拆除100枚地雷。

  2014年,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和伊拉克政府军展开摩苏尔争夺战。冲突期间,法希尔在三个月内排雷3000-4000枚。

  这些惊心动魄的画面大多数是法希尔的同事在他执行任务期间拍摄的,目的是展示如何解除爆炸装置,以便其他排雷小组学习。

  法希尔将这些视频刻成DVD,放在一个破旧的公文包里。在他离世三年后,这个公文包才被他的儿子偶然发现。4月27日,关于法希尔的纪录片《排雷师》率先在英国影院上映,感动了许多观众。

  像法希尔少校这样的人深深地吸引了我。他们应该也吸引着每一个人。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该片导演希罗瑞回忆道:2014年,我第一次在伊拉克与法希尔相遇,当时我对他的排雷事迹早有耳闻,便提出要拍摄一部关于排雷师的电影。法希尔说,导演卡马尔已经在筹备这部电影,让我与卡马尔合作,因为两个团队同时拍摄太危险了。

  影片完成后,希罗瑞表示,之所在在英国首映此片,也是希望通过影片向观众展示战争国家的困境,排雷工作者的艰辛,也让观众理解为什么人们会离开自己的国家,前去欧洲等国。

  “并不是说他们想要奢侈的生活,或者想要什么福利。是糟糕的环境,迫使他们不得不离开家乡。”——《排雷师》导演 霍杰·希罗瑞

  排雷师的故事不仅发生在伊拉克。在阿富汗,也有这样一群跟法希尔一样每天面临死亡威胁的人。

  赛义德·穆罕默德,一名人道主义排雷师,他的任务是保证公共区域不受地雷和其他未爆炸弹药的污染。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以后,开启了长达10年的阿富汗战争,直到1989年2月苏联军队完全撤离,留下的只有废墟和百万枚地雷。

  阿富汗排雷师 赛义德:战争期间,很多阿富汗人离开家乡,他们不再住在村子里,而是去了巴基斯坦成为难民。当他们再次回到阿富汗,发现整个国家到处都是地雷,每天都有百姓因地雷受伤、死亡。所以我决定要成为一名排雷师,帮助百姓。

  地雷通常被埋在在城郊。因为离城镇较远,排雷师们会被集体护送到雷区附近的休息区,出发前,他们一起祈祷,祈祷能安然无恙地回来。

  排雷队队长:我们先做好安全准备,当地人之前已经带我们观察了雷区,告诉我们那里发生过爆炸事故,所以要小心,戴好头盔和防护物品。

  穿上防护服,戴好头盔。如果发生意外爆炸,这些装备或许可以保护排雷师不受重伤。

  阿富汗排雷师 赛义德:我们用特定的标记告诉人们,此区域是否有雷,我们用上色的石头、土堆或任何一样东西来做标记,但在阿富汗我们通常是用上色的石头来标记,红石头代表雷区,白石头代表安全区。

  当发现金属时,探测器会哔哔作响。排雷师必须要小心翼翼地挖掘这片敏感区域的土,看看究竟是地雷还是废金属。

  阿富汗排雷师 赛义德:当我们发现地雷,我们需要很快确认,标出危险区域,然后我们会告诉其他排雷师,让他们赶快离开雷区。所有人离开雷区后,排雷队队长会用爆炸材料将地雷销毁。

  阿富汗排雷师 赛义德:排雷是一项危险的工作,你想知道为什么它那么危险,30年前我开始进行排雷工作时,每周都会失去一个同事,每周都会有同事被地雷炸死。

  据联合国2016年公布的统计数据,在阿富汗,大约有1.85亿平方米的土地受到地雷和战争遗留爆炸物的污染;有12万人因地雷而致残。

  儿童是最易受到伤害的人群。这些画作是阿富汗喀布尔的儿童在国际和平日画的,他们的童年被笼罩在地雷的阴影中。因此排雷组织为儿童准备了一些特殊课程,教他们如何识别地雷。

  排雷组织老师 萨米拉:我们必须了解不同类型的地雷。一般来说有两种类型,反步兵地雷和反坦克地雷。反步兵地雷的设计是为了摧毁人类的生命,我们必须对这些地雷非常熟悉。

  有专家认为,要彻底清除埋在阿富汗境内的数百万爆炸装置的威胁,可能需要超过100年的时间。最早的人道主义排雷专家保罗·杰弗森曾说:“地雷是完美的战士,它有勇气,从不睡觉,也从不失手。”但在战争结束后,要清除这些完美而隐蔽的杀人武器,就像要愈合战争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创伤,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无论是在伊拉克还是阿富汗,虽然战争已结束多年,真正的和平安宁却没有降临。而和它们毗邻的伊朗,此番能否走出核危机的阴影,也决定着那里的和平还能有多久?



相关阅读: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