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石评大财经:伯南克“骑虎难下” 身退功未成

来源:dafa888日期:2019-04-26 20:15 浏览:

  石齐平:观众朋友,互联网已经颠覆了报纸、电视、商店还有音乐,下一个他要颠覆的是什么?

  黄橙子: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也是一种颠覆,他颠覆了美日军事同盟的互信,为什么?安倍折腾了一年,如何来评价?他的围棋水平又如何?

  万俊:美国和欧洲似乎将会步日本的后尘来进入长期停滞时期,什么是长期停滞?为什么会有长期停滞?中国会不会也有同样的命运呢?

  石齐平:中矛对美国盾,东风41跟巨浪2再度试射,引发美国高度的关注,如何评估中美两国在核战略博弈中的矛与盾,石评大财经,让我们一起来关注天下大财经,首先石观世界。

  万俊:美国国防部的官员声称,中国在12月13日进行了东风41号洲际弹道导弹的第二次试射,另外还有外媒就报道说,最近中国的解放军是在渤海的海域也进行了巨浪2型的洲际弹道导弹的试射,石先生你怎么来分析和评论这样的事情?

  石齐平:我觉得2013,中国布了这两个局,收官确实引起全球范围,特别是美国高度关注,现在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东西,这两东西洲际弹道导弹,一个是陆射的,一个是潜射的,射程都很远,东风41大概是一万二到一万四千公里,潜射的巨浪2大概是一万公里上下,关键是他们都是分导式多弹头的,一个东风41可以分成10个导弹弹头,那个是分成六个导弹弹头。

  石齐平:这样子讲,我们都知道中国现在是核武国家,核弹头根本不是问题,但是你要知道你的潜在对手是美国,美国有矛,美国也有盾,他也有他的导弹,他可以导弹打到你的导弹,第二,他对盾,就是反导系统,他可以挡住你的核导弹。

  石齐平:所以你中国今天在核战略的博弈中就必须要有这个本事,第一,我的导弹能够让他不要打到,我的存活率比较高,第二我的导弹能够穿透他的反导系统。

  石齐平:关键就是有了,东风41跟以前的地下井(音),地下井其实他老早就知道了,第一发就可以把他解决掉,你那个是公路机动性的,就存活率高,至于潜射性的094在哪?他搞不清楚,所以这个存活率更高。

  至于说穿透他防护网的话,我刚才讲过,他是到飞行末端的时候突然间分成十个导弹,所以他的雷达,他看的是一个,准备上去,快打到的时候,分成十个,他怎么挡得住呢?

  黄橙子:所以您的意思是说中国的矛能够躲过美国的矛,而且中国的矛还能够穿过美国的盾。

  万俊:我还有一个问题,尽管说我们弹道导弹可以分成这十个弹头,他的导弹不一定打得到我们的导弹,他可以选择打你其他的地方,你看像城市,咱们的中国有没有这种反导?

  石齐平:你顾虑的好,问得对,我们也知道,中国的防护网比不上美国的防护网,就反导系统,而且美国导弹成千上万,但有一条他就不敢动,就是我中国的导弹你的矛打不着,或者我中国导弹,你的网挡不住,你的盾挡不住,那你就不敢乱动。这就是中美两国在核战略博弈中基本的逻辑。

  黄橙子:没错,中美之间,我们再来看看中日之间,根据报道说日本政府现在正在向中方提出,说希望召开两国之间防卫当局的一个磋商,并且来建立危机管理机制,您有什么样的观察和评论?

  石齐平:我可以感觉到日本相当的为难跟尴尬,他从来就不愿意跟中国搞什么防卫机制,尤其在中国宣布的东海防空识别区之后,他更不情愿不愿意。

  石齐平:坦白讲,我说美国对中国对防空识别区,美国也是不爽的,你知道他第一时间反应就是派B52来示威一下,但是美国他自己知道,就到此为止了,这个分寸我拿捏住了,再搞下去我们两个关系就太坏了。

  但是他看到日本,日本好像硬着头皮在硬搞,对着干,这样不行,所以美国就叫他踩刹车了,就这个意思。

  石齐平:所以美国就是拜登到日本去,日本本来很希望拜登跟他们共同发一个声明,反对一下,拜登说不必了,我们在发个声明要他撤回好不好,拜登说不必提了,日本就已经很失望,于是拜登还有,你还要多沟通,所以这个日本,老大不情愿,心里面很不舒服,但是又不能不听。

  万俊:我就发现这个好像很有意思,日本好像非常听美国的话,他简直就像美国附庸。

  石齐平:没错,你讲的对,附庸跟主子之间的关系,我们注意到,中国这次东海防空识别区对日本来讲,让他重新体验一下我跟美国之间的军事同盟的互信,基本上有没有效呢?是有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美国的利益摆在第一优先,所以我觉得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还产生了一个副作用?就是引发了日本跟美国之间的互信,特别是日本怀疑。

  万俊:其实说完了中日关系,我们就顺便来说说这位安倍,其实去年的这个时候到今年整整一年的时候,安倍上任有这样的时间,石先生,你要不就来做一个盘点,对他的这一年的任期。

  石齐平:行,我觉得盘点可以从两个方式,一个是数字,一个是形势,数字来讲,看他民调支持度,民意支持度,你看刚开始是气势如虹,居然高到将近八成,结果一年365天下来,现在好像也就五成上下,前一阵子好像跌倒五成以下去了,看来也不怎么样。

  石齐平:形势就是看日本怎么布局对中国的博弈,我觉得安倍刚过去365天,几乎天天脑筋里边只想一个事,反中,晚上做梦都在想反中,所有的反中,就是既他的目标也是他的手段,他为了反中而反中,为了什么而反中,包括表面上看起来是安倍经济学三支箭,其实我认为他目的还是反中。

  石齐平:我又在喜欢用围棋的概念,日本现在跟中国下围棋,我拿黑子,我要先攻,你拿白子,你守,所以对日本来讲我要有守有攻,守的话先把自己做活,攻的话,我要使尽各种方式给你地缘上,战略上给你重重包围起来。

  石齐平:守就是刚才讲做活,先把经济做活,我们知道他这个经济已经不行了20年了,所以他现在搞了三支箭,三支箭搞起来好像表面上看起来股市是恢复一些了,但是你要注意到,实体经济还是一样没起色,再说他贬值,贬值刚开始出口增加了,进口增加的更多,因为成本增加了,所以他现在贸易赤字是创造历史纪录。

  为了扩大财政赤字,他现在负债占GDP比重达到全世界最高,250%,变成这么一个局面,你说他,我认为他还是起不了作用,认为日本恐怕已经进入到长期停滞的状态,长期停滞很重要的概念,我们齐评天下,接下来还要进一步展开。

  万俊:其实分析到这里,其实不难看出来,对内来说做活安倍做得不太理想,但是他似乎对外进攻,特别是包围中国,他真的是使出浑身解数了吧。

  石齐平:我同意,有人估计他12月里边一共访问了29个国家,在加上什么走廊外交,偶遇外交加起来,他一年里面见了一百多个国家领导人,所有的见面统统一件事情,就是反中,就是这个概念。

  黄橙子:对。我们看到还有东盟的形势又怎么来看?安倍似乎,日本似乎都是争取的很积极。

  石齐平:没错,但是我刚才讲,他使尽浑身解数,希望能够从战略上包围中国,看起来效果并不是太好,东盟的情况特别特殊,最近搞了一个日本跟东盟的峰会,这个用围棋的术语来讲就叫打劫,打劫的意思就是东盟是一个劫财,以前是跟他的关系好,结果被他抢过去了,结果他又把他抢回来了,他又把他抢回去了,东盟过去跟中国关系很好,日本现在打算用五年的时间砸两万亿希望能够,这个效果也不是太好,结果还是被中国劫过来了。

  万俊:说完了中日,说完安倍,我们再来看一个最近非常热点的话题,就是互联网金融,其实我相信很多参加过这个网上购物的人,对于这个互联网金融应该是不是很陌生,石先生,你怎么来分析或者评论所谓的互联网金融。

  石齐平:我经常听说中国最弱的一环就是创新,但是我看也不尽然,就这个互联网金融来讲我觉得中国就是很了不起,在全球范围之内,最新的金融创新,我认为他正在悄悄的,而且巨大的改变对传统金融的方式或者是概念,乃至于体制,我认为互联网似乎又在颠覆下一个传统的东西。

  石齐平:你回想一下,互联网商业化1991年开始到现在20多年,这20多年,他似乎不是就在一个一个颠覆一些传统的东西嘛。

  石齐平:报纸、传统媒体、文字媒体,是在被颠覆,电视也是在被颠覆,食品商店,你看最近光棍节,那个威力,不是被颠覆了嘛。

  石齐平:你要说金融是一个什么概念?金融就是一个中介的概念,所谓中介就是储蓄者跟投资者之间,我能够穿针引线,我相信互联网金融将来一定比我们现在你看到的银行,在这个方面的角色扮演的更淋漓尽致,更精彩。

  石齐平:你看,越来越多人上网,所以越来越多人,他可能不会到银行里面去存款,但是他上网的时候就有机会了,而且一到银行去还有定额什么的,你现在的话,一块钱都可以交余额宝什么的,所以他把这个储蓄的来源一网打尽,甚至于圈地禁售(音),你说多厉害,出去他又通过货币基金,可能要比银行在优化资金配置上起到更有效的作用。

  石齐平:就现阶段来讲,比方说中国的银行可能会逼着,倒逼要进行改革。就长期来讲,甚至于不排除这种传统的银行会消失,那就叫颠覆了。

  石齐平:对,没错,你还记得我们前不久还谈过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比特币,但是我当时评论比特币的时候,我说比特币虽然因为他有些特殊原因,所以最终可能成不了大气候,但你不要因此忽略掉所谓网络货币,它有两个非常重要特性,就是它的发行是独立性的,今天中央银行都做不到。第二,他的总额是上限有封顶的,现在一般中央银行就拼命印钞票,所以现在这样下去网络货币将来总有一天会冲击挑战各国的中央银行,搞不好中央银行到最后都被它取代都说不定,这就叫真正的颠覆。

  万俊:说完了颠覆,其实刚刚当中石先生也谈到了日本似乎是进入了长期停滞状态,那最近也有人表明说,美国好像也将会走入这个长期停滞状态,那么什么叫做长期停滞?中国有没有可能进入长期停滞的状态呢?稍事休息,石先生给我们做详细地点评分析,我们稍后见。

  欢迎回来,在上周美联储正式地宣布,从明年1月份开始正式地启动退市计划,可以说这个计划已经是喧腾已久了,那么他们将会在每个月来减少一百亿美元的购债规模。

  黄橙子:没错,那么这也是伯南克在卸任之前的最后一个动作了,也意味着过去几年的超低息时代是正式划上了一个句号,所以您有什么样的分析?

  石齐平:我们中国常有一句话,叫做功成身退是吧,但我觉得用在伯南克身上可能应该是身退但功未成。

  石齐平:我觉得他现在处境就是为什么在卸任之前还有这么一个动作,我的解读就是他已经面临到一个非常为难期就是骑虎难下又不得不下,什么叫骑虎难下又不得不下呢?我们知道他刚开始上台的时候采取积极政策,目的是两个,一个是能够把市场给稳住,不要出现大萧条。第二个,能够把美国的实体经济,能够把它救起来,那现在看起来好像第一个目标勉强能够达成,没有出现大萧条嘛。但是实体经济始终好像是没有太大的,缺乏活力。

  万俊:那按照您这么分析下去,这个量化宽松应该是继续下去才对啊,为什么要停掉呢?

  石齐平:他有他的为难,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美国联储局资产负债表太膨胀了,所以换句话说,日后资产泡沫的压力太大,但是如果现在要把它停下来的话,早几年工夫能够稳住,万一又下去的话怎么办呢?所以他目前处境就是叫骑虎难下又不得不下。

  黄橙子:我们知道伯南克是做了八年的联储局主席,如果请您给他一个论定您要怎么来论定呢?

  万俊:好一句救市有功,兴市无成。那我们一句一句来解释吧,什么叫救市有功?

  石齐平:讲到救市有功的话,我想就不得不提伯南克在担任联储局主席之前,他曾经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教授,而且他专门做学术研究,有专门的题目他最擅长,那就是专门研究1929年、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那他完全清楚为什么那个时候经济萧条会持续那么久,就是因为当时的货币政策犯了一个很大错误,就是把货币收的太紧了。没想到他这个专业研究后来等他做了联储局之后派上了用场了。

  石齐平:没错,2006年他接格林斯潘,刚开始的时候美国经济还不错,没想到两年多以后就来个世界金融海啸,来势汹汹,这下对伯南克来讲好,这个东西我太熟了,这个我绝对不会再犯1930年代大错误了,所以我的货币政策必须不能够犯错误,从紧,绝对不能从紧。

  石齐平:没错,尽可能宽松货币政策当时的话我要补充一句了,因为美国利率已经很低了,货币政策目的就是希望诱导利率下跌,然后刺激消费跟投资,可是利率已经非常低了,对他来讲传统货币政策实际上用的效果非常少了。

  石齐平:他就采取非常规的货币政策,非常规货币政策照样印钞票,印出来,但是没办法诱导利率下降的时候,我买你政府的国债,你政府帮我去花钱。所以任内连续三次量化宽松就是这么搞的。

  万俊:但是我记得石先生您好像之前就评论过伯南克的这一套政策不太有用是吧。

  石齐平:是,有点不好意思,当年我对他评论确实比较重的,我还记得两句话,我说伯南克货币实验如果能够成功的话,那不是经济学教科书要改写,就是他有资格拿诺贝尔经济学奖,是这个意思。

  黄橙子:所以您的意思是说,他除了避免了巨大的金融危机之外,其实对实体经济也没有太明显的影响。

  石齐平:没错,所以我说是救市有功,兴市无成,但我救市有功再补充一句,其实也很难,因为他是以将来出新的隐患,资产泡沫的隐患作为代价的,所以后面到底跟的是惊叹号还是问号,我现在还不能说,将来由时间给答案。

  万俊:说完救市有功,不管是惊叹号还是问号,当然要谈谈兴市无成了,这又怎么说?

  石齐平:兴市无成的意思就是这样,他就觉得越来越纳闷了,美国经济为什么这几年始终不见起色,而且有人就想到了,日本的线年没起色了,是不是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一个现象,于是提出新的概念叫做长期停滞,这个长期停滞目前在西方的政策界受到很大的热议。

  石齐平:这个概念非常重要了,对全球来讲都值得关注,但是预知详情,下回分解,马上回来。

  黄橙子:欢迎回来,刚才石先生为我们提到一个很新很重要的概念叫做长期停滞,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石齐平:我觉得这个概念很值得大家重视,最近萨默斯,就是美国前任财长,非常著名的经济学家,在《金融时报》上写了一篇文章,提出一个非常有趣的一个很疑问的现象,他说最近为什么美国,不但是这五年,或者五年之前,货币政策始终都宽松着。什么意思呢?就是银行里面借钱很容易的,大家手头口袋里面也比较宽松的,可是期待了,为什么社会利润高不起来呢?为什么失业率下不去呢?为什么物价也涨不起来呢?他就很奇怪、很奇怪,这么大的一个泡沫居然引不起那么一丁点的供不应求,奇也、怪也,很不寻常也,这就是他所谓的长期停滞。

  万俊:那他说到这个现象其实确实存在,而美国就这样了,那以前有没有这种情况出现?

  石齐平:有的,那就比较以前以前,就是1930年代我们刚刚讲的经济大萧条,那时候经济学家凯恩斯就指出问题,他说叫做“流动性陷阱”,流动性三个字就是指货币,他说我们现在货币发了很多,希望用货币来救经济,但是货币不见了,利率上不去,掉到陷阱里去了。

  哈佛大学教授,跟他同道的一位教授叫做(00:17:48英文),因此就正式特别,他说在资本主义社会里面完全有这种可能,一个经济长期,甚至无止境的出现一种很缓慢,很缓慢的增长,相当高的失业,这就是长期停滞现象。

  黄橙子:那您说的这些流动性陷阱,包括长期停滞这些理论好像最近几年很少有人提到过。

  石齐平:对,(00:18:08)。虽然我们在当年念大学,念研究生,非常熟悉这个概念,现在不提的原因就是因为好久没出现,长期停滞了,世界上出现的是长期繁荣。

  石齐平:没错,而且萨默斯仅仅看到是美国,其实在美国之前日本老早就是了。另外一位非常著名经济学家,后来拿诺贝尔奖,克鲁格曼在1990年代后期看到日本的情况就说,日本这个情况已经是流动性陷阱了,我告诉你们货币政策没有用,克鲁格曼就建议他们货币政策没有用,就应该采取财政政策了,就采取财政政策,克鲁格曼到现在为止就是这个想法,就是美国现在搞货币政策没用,应该增加政府财政支出,你们国会限制财政预算是不对的。

  可是我要告诉了,日本当初有没有采取财政政策?有啊,日本过去20年拼命采取扩大财政政策有没有用?没有用,最多只是让日本成为一个全世界负债率最高的国家如此而已。

  万俊:对,其实这个苗头确实已经不对了,而且日本长期停滞甚至超过20年时间,那像欧洲、美国这些发达的国家。

  万俊:对,就会担心有这种症状出现,那么石先生您如何来解读这个原因会是什么呢?

  石齐平:我的逻辑上可能有两个角度,第一就是长期繁荣,过去长期繁荣,那些有利的因素还在是不是正在消失。第二个,你现在讲所谓的长期停滞,是什么因素?不利的因素究竟是什么?要从这两个角度来思考。

  石齐平:我自己观察,认为过去很多国家长期繁荣基本上两个有利因素,一个就是科技不断创新,推陈出新,此起彼落的,第二个就是全球化,史无前例的全球化,创造了巨大地外需,所以这两个因素,也许勉强再加上一个,所有这些国家在那段期间里面都是出现人口年龄的青壮化,这三个有利的因素。

  石齐平:不利因素就是说,不但是三个有利因素减弱,而且我们可以看到,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不但在一个国家之内,国际间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贫富差距大就会产生一个效果,需求出不来。第二个就是人口老化,刚才讲的,各国都进入到人口老化阶段,需求也出不来,这两个因素严重桎梏了全球的需求,长期停滞就出来的。

  黄橙子:所以照您这么来说,在发达国家来讲这却是不是什么好现象,而且也找不到什么对策。

  石齐平:有关系,你还记得我们前面刚才讲的很严肃的主题叫做中国矛跟美国盾对不对,你知道什么意思了?

  万俊:我知道,那里头有个蓝色的鸟,不就像您刚才说的那个弹头吗?一点它就会分散,大面积地杀伤。

  石齐平:愤怒鸟通常是这样子,愤怒鸟一般是这样子,一大堆分数出来了对不对,那还有一种愤怒鸟,你在适当的时候要判断一下,在适当的时候再点它一下,一点以后。

  石齐平:多弹头就出来了嘛,这个就学问大了,你早点晚点效果不一样,有时候点了以后,这五个只中了一个,有的时候五个全中,这个就厉害了,所以我们现在搞不清楚美国或者是中国的反导系统它的灵感是来自于愤怒鸟,还是愤怒鸟的灵感是来自于反导系统,对不对。《石评大财经》,愤怒鸟,希望你喜欢,石齐平。



相关阅读:dafa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