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石评大财经:日本向美国示好 自告奋勇领导亚洲

来源:dafa888日期:2019-04-26 20:14 浏览: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美国,就日本来说是十分成功的,日本投美国所好,自动请缨,领导亚洲联盟,来换取美国在历史问题上的保持羯磨。

  石齐平:观众朋友,经济学有两种,短期跟长期,货币政策跟财政政策算哪一种?为什么现在都不管用?

  石齐平:中俄在地中海联合军演,史无前例,意味着中国利益疆界的延伸,也意味着全球权力结构的重组,如何解读?石评大财经,一起关注天下大财经,首先石观世界。

  姜声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美国,就日本来说是十分成功的,日本投美国所好,自动请缨,领导亚洲联盟,来换取美国在历史问题上的保持羯磨。

  杨娟: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奥巴马在全球外交战略上可以说是处处烽火,从乌克兰到IS,从美俄到美以,可以说是焦头烂额,正好日本是投怀送抱,美国重返亚太,总算是有了一位自告奋勇的排头兵,所以石先生,你怎么看现在的中美博弈形势的变化呢?

  石齐平:我们常常讲,全球一盘棋,中美大博弈,我觉得博弈到2015年,真的是越来越精彩了,因为博弈到一个新的篇章,这个篇章里面表演了是拳术,西洋拳对太极拳,西洋拳,我们都知道刚劲有力,太极拳就是比较棉柔,你可以想见,这个中美大博弈有多精彩了。

  姜声扬:西洋拳指的是美国,太极拳当然指的是中国,两个拳路是完全不同的,应该怎么去看呢?

  石齐平:我知道你学过西洋拳,左勾拳,右勾拳,在这里美国的左勾拳就是把东南亚这些国家,越南、菲律宾勾过来,右勾拳就是把日本勾过来,把他们都勾过来,然后针对中国的三个要害击出三计重拳。

  石齐平:第一个就是军事,这方面美国自己很有把握,他要百分之六十的军力在西太平洋,但是他却发现不够,还要求越南跟菲律宾,你们提供军事基地,然后日本,他知道他有潜力,但后路被绑住了,我现在帮你解套,你赶快出来,这样子的话,对中国确实有很大的军事上的压力。

  石齐平:第二个要害就是经济,我们都注意到,中国主导亚投行,美国是使劲浑身解数给他打压,可是美国对于自己所主导的TPP,想方设法的希望赶快能够促成。

  杨娟:但是我们现在看起来美国在亚投行这件事情上基本上可以说是已经失败了,在他自己主导的TPP上面也没有成功,第三个要害呢?

  石齐平:第三个要害,我们可以看到,就是美国最关注的,我以前特别讲过南海,在南海上美国实际上没有着力点,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通过各种舆论,拼命的警告中国,或者叫停,你赶快停,然后他又不放心,要求菲律宾跟越南,刚才讲的左勾拳,把他们的军事基地,日本整个释放出来,这就是他现在目前在南海能够做到的事情。

  姜声扬:好,这是美国的西洋拳,套路非常的清晰,而且力道相当的猛,中国的太极拳,如何回应?

  石齐平:太极拳强调的是棉柔,强调的是以柔克刚,强调的绵绵不绝,我知道你学过。

  石齐平:刚才我们讲的AIIP就是亚投行,亚投行美国是阳刚的拼命压,你不准进去,中国是(00:03:42),所以一个是阳刚的,一个是阴柔的,你看最后谁赢了?很简单。

  第二个,就是我们刚才讲的太极拳还是绵绵不断,所以你从中国的东边地区包围中国,中国就把你的力量引到一带一路,往西走,往南走,这个一带一路可以走着,走走走,绵绵不绝,你看现在走到地中海去了,走到黑海去了。

  石齐平:南海就是中国太极拳里面,我知道你学过,最基本自功夫蹲马步,要站桩,马步要蹲的久,站桩要站得牢,在这个情况之下,别人推都推你不倒,甚至于在推你的过程当中,他自己本身会有内伤,我估计美国或许将来迟早会吃到苦头的。

  姜声扬:讲到地中海,我们必须要换到另外一个话题,我们聚焦到在当地,因为在本月九日也就是本周末,俄罗斯将举行大阅兵,并且邀请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军队参加,届时,中国国家主席习也将参加,并且和普京总统一同检阅。

  杨娟:另外,在稍后几天,也就是在5月份的中旬,中俄两国将会在地中海举行联合军事演习,这可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也备受全球关注,石先生,您怎么观察和解读,现在中俄之间的这种军事合作会挑中地中海?

  石齐平:挑中地中海确实是史无前例的,这次一共有九艘军舰,中国派出了三艘,各界之所以那么关注,我觉得可以从三个角度来观察,我觉得第一个角度这个联合军演就意味着中国在全球范围的利益疆界在不断的延伸,在不断的扩大。

  石齐平:我们一般最疆界很懂,一般的疆界就是我们地理教课本上面所讲的国土国界,就是领土,领海,或者领空的概念,利益疆界是超越这范围的,在地球上,哪个地方跟我有利益,撒哈拉沙漠现在对中国来讲没有利益,有些地方有利益,只要有利益的地方,我中国要有这个自信要有这个能力,我的军事力量能够投射到那个地方,来保护他,这就是利益疆界的概念。

  杨娟:所以您的意思就是说,像中国现在在非洲,在中东有很多投资,所以难免会有很多风险,所以中国要有足够的军事力量能够延伸到那,地中海就算是一个指标。

  石齐平:完全正确,已经到那边去了,为什么?我刚刚讲利益疆界要从军事力量去保护他,请问军事力量能够保护利益疆界的不能靠陆军,人家不能让你进去,也不能靠空军,基本上靠远洋海军,所以中国现在加强力道要发展成一个海洋强国,中国曾经是一个第一个海洋强国,但后来有九个,中国被超越了,现在中国急起直追,要发展成第十一个,严格的说是第十一个全球的海洋强国。

  姜声扬:所以说过去中国几年前,比如说派远洋海军去打击海盗,撤侨等等,其实这些都是中国发展成一个海洋强国的重要指标。

  石齐平:而且是一个阶段,你看那个时候还是在印度洋,现在要进到红海了,进到红海以后穿越苏伊士运河之后,就到地中海,就到黑海,所以每一个就是往前不同的一个界碑,或者一个里程碑。

  石齐平:第三个角度就是在这次联合军演里面,可以看到中俄两国,在战略合作上的一个全方位的概念。

  石齐平:这是在地域上,除了地域上,他的性质上,你看从经济到军事到太空到能源,然后地域上,你刚才讲了,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甚至于将来不排除到地中海,到黑海,然后再到大西洋,甚至于到北冰洋。

  石齐平:这意味着,我告诉你,就意味着全球权力结构正在进行重组,你看一边是中国、俄罗斯,一边是美国、日本,而中国跟美国又有一种特殊的新型大国关系,所以这个关系非常有趣,我想下个礼拜谈一个新的题目,新世纪的春秋战国,请各位敬请期待。

  杨娟:下个礼拜再期待,我们再来关注两岸的话题,习朱会在各方的瞩目之下登场,中共总书记习在会见主席朱立伦的时候,就坚持九二共识反对,两岸携手共建命运共同体提出了五点主张。

  姜声扬:另外一方面,主席朱立伦则是对两岸同属一中,但内涵意义有所不同的九二共识做出强调,而且并且希望两岸能够求同尊异,石先生,想听听您的观察分析。

  石齐平:这次所谓的习朱会应该也就是国共两党,甚至两岸之间又一次很重要的会议,而且特别是在,我们注意到在台湾内部,针对所谓九二共识,有很多杂音,有很多不同的意见,甚至很多排斥的氛围之下所举行的。

  杨娟:但是很明显的是国共两党在坚持九二共识上立场是很接近,而且是很坚定的,在对于两岸关系来说应该是对于他的稳定,包括将来的走向都是很有意义的,对吧。

  石齐平:如果,你刚刚讲的如果,再度失去政权,再度掌握政权,很可能这个九二共识在台湾的内部将会声音越来越小了。

  石齐平:这个我以前针对两岸关系形势有过一个所谓的三个均衡的概念,我想很多观众朋友也许都听过,三个均衡就是小均衡,中均衡,大均衡,小均衡指台湾内部,中均衡指台湾跟大陆两岸之间,大均衡是指美国跟中国之间,只有在这三个均衡都能够维持一种稳定的状态的情况下,我认为两岸形势才能够维持现状,维持稳定。

  石齐平: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三个均衡都在出现变动,而且是相当大的变动,小均衡来讲,现在台湾内部是独涨统削,两岸之间是陆涨台削,中美两国是中涨美削,现在趋势是往这方面走,所以要稳定,将来难度很大。

  杨娟:所以我们看现在的形势的确是朝着您刚才说的这三个形势的方向在走,这三个形势会不会将来加速大陆对于台湾的统一的这种动作呢?

  石齐平:时间上就要看整个趋势发展的速度,就刚才讲的三个均衡,以及执政当局的意志而定,就想到了康熙,康熙当年解决台湾问题的时候,一直很重要。

  石齐平:我们知道康熙在中国历史上有三大历史功业,你们都知道,一个平准噶尔,一个是平三藩,还有一个收台湾,没错吧。

  石齐平:习现在刚刚执政初期,还有一个长段,但是现在已经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已经有些轮廓了。

  石齐平:我相信将来习的执政在历史上一定会记下来的至少有两笔,一笔就是所谓的一带一路,另外一个就是南海大功臣,或许将来还会在加上一条,我讲或许,一统两岸。

  姜声扬:石先生,全球经济都还在缓慢的复苏当中,中国也出现了下滑的趋势,但是有一个国家在无论如何的情况之下,经济表现向来一枝独秀,他是谁?怎么做到的?稍后回来,告诉你。

  杨娟:欢迎回到齐评天下,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经济下行的趋势是非常的明显,不管是出口、就业还是增长都如此,可以说各方相当关注。

  姜声扬:一般所谓的克强指数,比如说用电量,还是铁路的货运量等等也是如此,所以有分析指出,政府迟早要进一步采取宽松的政策,石先生,您怎么一,政府会不会采取,二有没有效?

  石齐平:你没看过吗?今天不光是中国,我们看到很多大国,最近都面临到同样的困境,但是都拼命采取很多货币政策,财政政策,QE来QE去,什么时候见过效?没有。

  石齐平: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举一个例子,我们知道世界上很多国家,两百多个,有大有小,各方面表现也都不一样,但是有一个小国始终表现的很好,要不要猜猜是谁?

  石齐平:没错,新加坡,新加坡建国到今天正好是50年,这50年,你仔细看他发展的轨迹,当然中间会有一些受到外界因素影响,但从长期来讲,始终维持长期的冲劲跟活力,这很不简单,对不对。

  石齐平:不能不说,当然是他,但是这个答案比较泛泛,我要特别强调的新加坡在李光耀主政下的新加坡,为什么表现那么好,跟他的政策有关系,新加坡有各种各样很好的政策,其中有一种是与众不同的,只有他有的,人口政策。

  石齐平:优质人口,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李光耀一早就看到新加坡人口发展趋势,他很担心,会不会也像西方的国家一样,迟早变成老化,那不行,这个对生产力造成影响很大,对于财政负担也很大,但是新加坡他眼看这个结婚率,男女不结婚,他很担心,结了婚以后,不生孩子,出生率很低,一天到晚担心这个事情。

  石齐平:对。过去十年,他规模大到什么地步?规模占到新加坡人口的差不多五分之一,这个很大的魄力,所以我刚刚讲这个是属于什么概念?属于长期经济学的概念,我今天提这么一个新的词,杜撰的,这长期经济学的概念非常重要,也只有新加坡才有全球唯一独一无二。

  石齐平:当然各国国情不一样,我认为要回答你这个问题的话,我认为大多数的经济学者的专业的训练或者他们的习性,使得他们没办法走这条路。

  石齐平:你仔细想想看是不是很少谈,为什么会如此?因为他们认为人口根本不是他关心的问题,他们只关心短期问题,短期的人口数量不变,短期的人口年龄结构不变,所以他根本不在乎,为什么经济学家只重视短期问题,你们一定记得凯恩斯当时讲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叫什么?

  石齐平:在长时间,我们都完了,(00:14:04),这个短期的话,我管总需求,总需求的话,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所以你看来看去,咱们就是用这两个政策在调控来调控去。

  姜声扬:但人口老化的问题是一个长期显现出来的问题,所以一般的经济学家都不关心。

  石齐平:大多数这样,因为人口在长期间慢慢累积在变动,但累积到一定程度以后,他实际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眼前的问题就是一个长期人口不断累积而产生的短期问题,但如果你搞不清楚这种状况的话,你还是采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话,可能就错误了,不但没有效果,反而可能会产生副作用。

  杨娟:所以现在您的意思也就是说话,现在世界上的很多国家其实都是碰到同样的问题,也有同样的困境。

  石齐平:对。我们一开始不是提到大多数国家现在都陷入了一个困境,这个困境就是所谓的三低一高,低第一经济增长率低,第二利率低,第三通货膨胀率低,高的是货币输出量,流动性高,在这样一个情况下,非常诡谲的,经济理论很难解释的,真正的原因就是刚才我讲的他找不到问题的争节在哪里。

  姜声扬:但是大家却还是用传统的货币,或者财政政策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看不到任何的效果。

  石齐平:对。因为大多数经济学家都以为这还都是一个短期的问题,所以他的脑筋里面思考的都是短期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但是其实我刚刚讲过,长期间有很多的问题现在都已经到了累积爆发的地步。

  石齐平:对。这个词其实他一种对现象的描述,意味着什么?今天的经济长期可能维持一个比较低增长,或者不增长,但是同样这句话其实蕴含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为什么会这样子?其实出现的都是长期性的问题。

  石齐平:没错,这是其中一个,但是长期增长停滞的来源除了人口老化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来源,到底怎么看,短期跟长期经济学,广告之后见。

  姜声扬:欢迎回到《石评大财经》齐评天下,让我再次重复的提问,当前全球各大国家当中包括中国在内,面临的哪一些长期的经济问题,又该怎么办?

  石齐平:我们刚刚谈到长期增长停滞,萨默斯也提出了这么一个共同的现象,我觉得这个现象究竟有哪些共同的来源,大概观察归纳可以分到三点,第一条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人口老化,你可以想见,大多数国家都人口老化,除了印度跟新加坡以外,人口老化,生产力就减弱了,人口老化,需求就出不来了,所以这是第一条,很重要的。

  第二条,我记得去年在这我评过一本很著名的书,就是皮凯蒂,法国经济学家那本畅销书《二十一世纪的资本论》,那本书里面就指出一个很重要的,所有资本主义国家最终必然导致贫富差距的恶化,细节我就不谈了,结论很重要,贫富差距如果越来越严重,这个需求也出不来,你们所有的钱都集中到我一个人身上,我只有一个马云,这个全世界,全中国哪里会有需求,不会,这是第二原因。

  第三个,我把他后金融海啸时代去泡沫化的过程,我们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泡沫,这个泡沫破了,破了以后,大家都在调养生息,都在去杠杆,都在去债务,不要再犯以前的错误了,还有去福利,这个过程如果做的好,他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需求也出不来,所以刚才三点,人口老化,贫富差距恶化,去泡沫化,就注定了现在全世界的大多数国家的需求出不来。

  杨娟:所以明白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难怪各个国家拼命的用QE,但是也见不到什么效果。

  石齐平:QE来QE去,只是把更多的流动性钞票印出来,他不流到实体经济,因为实体经济没有需求,他流来流去,钱一出来流到哪?流到股市,流到楼市,一下从那边转过来,一下从那边转过来,最多就是如此而已。

  石齐平:最近我想大家都注意有一个新的词,中国也提了,海外也都提了,叫做新常态,听过没有。

  石齐平:大概就是这个概念,但是新常态这个词,我觉得虽然是对一个现象的一种描述,应该说是准确的,但是我觉得他很可能给大家一种感觉,好像我就去接受他了,无可奈何了,所以我认为这个词,在这个方面可能缺乏一点启发性。

  石齐平:就刚刚讲,这个新常态就是一种,我们必须接受三低一高,好好过,不想过去那种日子了,好像有种无可奈何,其实我认为应该去思考,为什么会这样子,你如果没有这种概念,为什么去想,大家只能够混日子这样混过去就好了。

  石齐平:我觉得这个新常态不如改成另外一个词,给大家一种新的启发,叫做非常态,新常态意味着是我现在的一种状态跟过去不一样,但是维持很久,是这个意思吧,非常态一样,非常态就是我现在有一种状态跟过去不一样,非跟过去不一样的常态,意思是一样,但是非常态这个概念有个好处,他会让我们大家去反思一些东西。

  石齐平:如果我们接受非常态的话,我们就会想到,为什么会有这个非常态,这个非常态,现在这个情况跟以前为什么有差别,这个现象之下的问题是不是也跟过去不一样,如果现在非常态之下的一些问题,比方说我刚刚讲长期问题,跟过去不一样的话,我采取跟过去一样的短期政策能不能有效,还是应该采取一些非常的手段或政策来对付他,我觉得如果用这个词,会给大家很多很多思考的空间。

  石齐平:从我们刚才所讲的,如果说今天长期的一些问题,包括人口老化的问题,包括贫富差距的问题,包括环境恶化的问题,这些都属于长期性的问题,各国政府,包括中国政府在内,就应该好好的针对这些,采取一些相关的政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不是不能用,但是要用的时候,要对准他,要针对长期性问题,这就是我所谓的长期经济学的概念,而我认为今天包括中国在内,全世界范围实在是很需要所谓长期经济学的概念。

  杨娟:好,石先生,我们马上来说今天这个平说新语,会不会跟我们刚才讲过的话题有关。

  石齐平:其实跟我们上个礼拜的平说新语有关,上个礼拜我们谈到一个郑和,我那次谈一带一路,比较有趣的是我特别强调郑和他的一个什么身份。

  石齐平:对。他不但是穆斯林,他同时还是佛教徒,今天我还是谈这个,前面不是谈地中海联合军演的问题,所以我今天谈郑和,郑和跟地中海有什么关系?就是郑和的未圆梦。

  石齐平:其实他从20几岁开始到60多岁,他一共走了七次,我们现在有个地图,大家可以看看,这个地图上,郑和从刘家港(音)或者从泉州这些地方出发,经过台湾海峡,一直下去,到南中国海,然后马拉嘎(音),然后穿过马六甲,穿过印度洋,直接到现在索马里,其实他的重点不是在索马里,你还可以看到,他一条路走进了波斯湾,就伊朗那边,亚丁他已经过了,然后再经过,一条是经过红海,红海有个地方他要去的。

  石齐平:公私两边,但是他到麦加以后,你看那个地图他就没再前进了,什么意思?

  石齐平:到此为止了,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苏伊士运河,如果那个时候有苏伊士运河,我估计他一定穿过去,换句话说,他一定就是到今天的地中海了,说不定在经过博斯普鲁斯海峡,然后达达尼尔海峡,就进到这几天中国海军要进去的黑海了,他这个梦就是因为那个运河没有出现,所以今天中国的海军把他运了这个梦,更有趣的我们讲到运河,除了苏伊士运河,还有一条很重要的运河,巴拿马运河,如果巴拿马运河六百年前就有的话,他就可以从地中海的直布罗陀海峡出来,在横越大西洋,在经过巴拿马运河,在横越太平洋,然后回到刘家港(音),那不是人类历史上的创举吗?可惜郑和没有做好这个梦,早了六百年,石评大财经,希望你喜欢,石齐平。



相关阅读:dafa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