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

石评大财经:通货膨胀经济学

来源:亚洲城日期:2019-04-26 20:14 浏览:

  观众朋友,物价涨涨涨,政策紧紧紧,但效果却是小小小,中国通货膨胀问题在哪里。第三轮中美对话有什么新的看点,话中有话又该如何解读,新家坡大选给政治经济学带来什么新的启示,台湾明年会不会出现后时代,两岸该准备一些什么样的新的思维,《石评大财经》跟您一块来关注天下大财经,首先第一部分,石观世界。

  姜声扬:第三轮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昨天结束了,这一轮对话有哪些看点,我们把问题更深入去看的话,中美关系也进入到了后本.拉登时代,石先生,我们应该如何展望呢?

  石齐平:第三轮对线年第二次,这是第三年,奥巴马上台以后是第三次了,一年一次,但我们注意到第三次跟去年的第二次中间虽然经过一年,其实全世界范围,包括中国跟美国都出现了很多大形势的变化,尤其在最近的半年,首先你看北非、西亚还有中东出现了一连串政治的演变。

  第二就是日本的“3.11”大地震、大海啸、大核灾。第三就是奥巴马击毙了奥萨马,出现了后本.拉登时代,然后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也打算暂时中止所谓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中国也开始启动“十二五”规划。

  这些形势变化摆在中国跟美国面前,就是一个全新的全球新的金融形势,全新的全球新的产业形势,或者是核能发展的形势,或者是反恐新形势,还有就是文明冲突的新形势。所以对中国来讲,这个新形势就要有新的思维。

  姜声扬: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形势变化下,您认为这次对话最受关注的是哪些方面?

  石齐平:老问题我们就不谈了,比较值得注意的新的角度我觉得有三个看点,第一个就是,首先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次对话里面,最受大家关注的就是经过几轮对话之后,这是第一次加入了所谓的军方高层,中国是副总参谋长马晓天,美国是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威拉德。

  值得关注的是他们为什么会有这个设计,他们谈的是这次,这次谈的什么也许不是太重要,以后这个机制会朝什么方向去发展,这是大家关注的。

  第二,过去中美对话老是给大家印象,就是美国对人民币施压的场合,这一次当然也有,但是问题的本质已经出现改变了,中国也开始反击了,中国也开始质问美国,你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怎么这样子搞法的呢,你的弱美元到底要搞到什么地步去呢,还有你政府的举债上限为什么要提高呢,这里就出现了一种旗鼓相当的局面了,这是第二。

  第三,我们可以看到过去虽然经过几轮谈话,大概已经有点感觉了,最后的结果虽然你发表声明,你还是不做啊,到底怎么办呢,现在似乎有种新的酝酿,那就是说你这样子好不好,你的跟我的挂钩,你做到了我就做到,我做到了你一定要做到,所以这个趋势我觉得蛮有意思的。

  赵情晴:所以说这次看来第三轮对话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有点务虚了,您刚刚也谈到,现在全球进入了后本.拉登时代,您认为这个对于中美关系的发展有什么样的意义?

  石齐平:我觉得放到一个更大范围来思考,不但是后本.拉登时代,然后刚刚也提过,核灾会影响到全球的核能发展还有产业发展,甚至于中东、北非的形势还在继续发展。

  总的来讲,现在全球形势在任何方面来讲,我觉得都还是混沌的局面,都还没有尘埃落定,所以你现在要看中美的大形势,基本上还是不出我以前所讲的三个范围,就说我们之间如果是零和,零和到没有办法妥协的话,那就是对立,某些领域一定是对立的。

  第二,如果是非零和,非零和意思就是我们有合作空间的,那我们就合作一下,比方说清洁能源什么东西,但是还有一种零和,这个零和是大范围之内,我们是在这个议题上你我矛盾,在那个议题上你我矛盾,咱们来交换,就刚刚讲的另外一种在大范围之内交换,我觉得这就是未来中美之间关系发展的大的形势,也就是大博弈的本质。

  赵情晴:石先生,我们再把焦点转到国内,是让我觉得非常害怕的一件事情,人民日报最近就报道说,大陆生产的食物里含有各种各样的食品添加剂,而且说一个成年人每天吃进的食品添加剂可以达到90多种。

  赵情晴:而且有专家就说了,说这对民众的健康是构成了非常严重的威胁,而且这个食品安全的问题可以说是越来越严重,而且严重的趋势可以说是越来越恶劣,石先生,您有什么样的看法?

  石齐平:我很同意这个情况很严重,而且是越来越严重。以至于中国的总理都表示严重的关切,他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道德危机。

  其实我们看中国大陆危机也不仅限于食品安全这个现象,你说在其他方面没有道德危机吗,你说诚信问题有没有,人跟人之间,企业跟企业之间,所有作假问题,现在作假都已经到了学术部门也在开始论文作假,学位作假,甚至于还有腐败问题。

  姜声扬:道德危机是一个社会文化的问题,您作为一个经济学家,道德危机您认为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会有任何的影响?

  石齐平:有,一般确实你想的,一般讲道德危机就是一种品德的问题、文化的问题,其实呢它对经济有很大的影响的。怎么说呢,你要知道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市场经济发展必须建立在两个重要的基础,一个是法制基础,一个是诚信的基础,如果这两个基础没有了,你要我来做生意,我告诉你你我之间会增加很多的所谓的交易成本,所谓交易成本就是我要去猜你一句话里到底有多少真的多少假的,我还去调查,这真个经济运作就受到很大的影响。

  再举个例子,如果这个情况严重到一定程度,它对产业还会造成致命性的伤害,比方说前两年,两三年以前毒奶粉事件,有很多的奶粉产业就很惨,这个情况如果不加以有效的管理跟遏制的话,我相信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将来全世界对中国的食品产业都采取一种抗拒态度,那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就太大了。

  石齐平:理论上来讲,我觉得这还涉及到一个人的行为怎么去矫正的问题,谈到人的行为,我过去曾经提出过一种思维的方式,人的行为究竟怎么形成的,基本上是通过三种方式来形成的。

  第一个就是教育,从小教育他,就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让你明白。第二就是法制,教育是从内在去教化你,法制是从外在去制约你,告诉你说这个不可以这个可以,你要明白这个道理,第三种就是宗教,宗教就是从心灵上去感化你,让你知道什么是善的什么是恶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所以通常是这三个方面,这三个方面我今天划分一下,第一就叫人治,第二个就叫法制,第三个叫神治。

  石齐平:我觉得最好当然三个角度三管齐下是最好,但是中国现在宗教政策可能在这方面对于宗教有一些比较保留的做法,OK,那起码前两个好好去做,尤其是法制,因为法制比较能够立竿见影。



相关阅读: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