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

石评大财经:中国经济潜能还有待释放

来源:亚洲城日期:2019-04-26 20:13 浏览:

  核心提示:对于美国最近采取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石齐平认为,其实质就是印钞票,全球应联合组阵线,否则只能坐以待“币”。关于中美日之间的三角关系,石齐平指出,关键点在台湾。同时,石齐平也对十二五计划做出解读,指出中国经济增长目标设定通常有意偏保守,中国经济潜能还有待释放,中国未来有必要也有能力维持经济高增长。

  石齐平:观众朋友,美国即将启动“金融核武”,全球紧绷神经该如何应战。那么中国的增长目标该怎么定,该从高还是从低,中国跟日本、中国跟美国这两对老大老二之间的三角关系,矛盾的“结”在哪里,“解”在哪里?美国要打造关岛成为一个超级的军事基地,针对中国有什么样的超级战略。《石评大财经》跟您一起来关注天下大财经,首先第一部分石观世界。

  安东:那么现在全球其实都在关注下一周,11月2日美国联邦储备局的议息会议,会不会推出新一轮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而这次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规模到底又会有多大。石先生我们都知道第一轮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目前已经在全球造成了相当规模的汇率战了,您对于当前的形势怎么看呢?

  石齐平:您讲的没错,第一轮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大规模超过1万亿美元,就像一样,一爆全球金融市场是人仰马翻,但对美国经济没有造成任何的有效的贡献,所以美国就打算再来第二步量化宽松,现在大家猜第二步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大规模多少,一般预测至少也是5000亿美元以上,甚至也有说起码是1万亿美金以上,现在重点已经不是在于这第二轮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到底是多少规模,现在更让担心的就是我刚才讲的,二轮之后会不会第三轮或者是第四轮,这样一路搞下去,高盛就估计有可能一轮一轮全部搞下来大概有4万亿美元以上,那这就不得了了。

  陈淑琬:那所谓量化宽松究竟是怎么回事,美国为什么要一再推行这样的政策呢?

  石齐平:简单的说就是美国要救市,就是要靠钱,而美国没有钱,没有钱怎么办?就要发公债,发公债现在没什么人要去买,那美国说好你们都不买,我自己印钞票我自己来卖,所以量化宽松其实就是印钞票的意思,它的学名叫做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俗名叫印钞票。你说为什么美国要采取这样的一个手段呢?我觉得它动机不外三个,第一个你要知道,美国救世的话它刺激消费跟投资,但是现在的货币政策已经导致它的利率接近等于零了,它没办法刺激,刺激不起来了,那么才采取这一招。

  就是印钞票的结果会造成通货膨胀,假设能造成通货膨胀,那它的实质利率就会变成负的,会不会刺激消费投资,希望他能够这样。那么第二个就是我们都知道,美国采取这样一个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后,美元作为一个流动性流到全世界,都会造成全球各国的货币相对于美元升值对不对?这一来就是美元相对全球各国货币贬值了,理论上来讲有利于美国的出口,这是第二个动机。

  第三个的动机更狠,因为美国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负债国,最大的债权国就是日本跟中国对不对?我这么一来美元贬值了,等于是我的债务就减轻了,所以我们说美国一箭三雕,等于是做无本之生意,所以我说它是很厉害的“金融核武”。“金融核武”有战略性跟战术性,战术性就是逼别的国家通通升值它贬值,战略性就是干脆一笔债全部一笔勾销,最好是这样。

  安东:那美国想的挺好的,但是它这么做的话,难道国际间就没有反对的声音吗?

  石齐平:肯定的,越来越多的反对,比如像德国、法国现在其实都有不同声音,德国的经济部长最近批评的很厉害,说美国的政策是错误的政策,再说你美国的政策救不了经济。第三个就是说其实你这么做是在操纵你的汇率,你批评别人你自己在操纵汇率。那么上个礼拜G20财长会议,其实他结论里面也有一个不点名的批判了,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应该要遵守货币利率,其实指的就是美国。

  石齐平:短期间恐怕是没什么用,美国它这一招别人根据没办法的,所以大家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心理准备就是在未来一段期间里面,整个金融市场会非常乱变数很多,可能会出现这个战或者那个战,要有心理准备,长期来讲我觉得大家必须要有一些对策了,这样总不是办法。所以长期来讲,就必须要针对金融战争的三个轴心国,这是我创造的名词,就是美国、英国跟日本,大家其他的国家包括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还有金砖这几个国,应该形成一个同盟国的联合阵线,共同来提出一个根本的改革全球货币体制的这么一个建议,来引起全世界更多国家的注意,否则的话最终的结果,所以其他的国家最终的结果就是坐以待“币”,这个“币”是美币的币。

  陈淑琬:对,所以我们说现在汇率战冲击全球,但是香港受到的冲击与众不同,随着联会的制度港元盯住美元了,所以同美元一同相对于其他的货币贬值影响所及,对于香港来讲物价上涨造成越来越大的压力,石先生你怎么来分析评论?

  石齐平:你观察的对,香港非常特殊,全球汇率战中香港的处境特别,因为什么?因为过去的联席汇率把港元跟美元挂钩了,所以你刚讲的没错,就是美元相对于全世界各国货币都贬值的时候,因为我跟你挂钩,所以我就跟着你一起贬值,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我进口的物价通通会上涨,我的资产会膨胀,所以这个情况对于香港来讲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我觉得香港经过了20年左右的联席汇率制度,现在是到了该去认真去检讨改革的地步了。

  陈淑琬:对,但有不少专家,尤其是祈连活,他就坚持不应该改变,那注意到特区政府也不赞成改变了,您如何评论?

  石齐平:祈连活被号称是联汇之父吧,但我现在要很理性的指出,当然祈连活提出这个联席汇率的时候有它的时代背景的,它时代背景很简单,因为当时中英要签订联合声明在香港造成很大的政治上的一个不安的效应,很多人移民了,于是香港的港币就大跌,那么这个形势之下,祈连活就说要稳定香港的汇率一个方式,当然香港跟美国的经贸关系非常密切,所以要稳定的话,最好要跟一个货币挂钩,跟谁挂钩呢?跟美元挂钩嘛,这个就是联席汇率制度。

  你譬如说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这个联席汇率制度对香港的经济、金融、政治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话又说回来了现在形势变了,当时我所讲的那两个条件基本上都不存在了,香港现在政治方面哪有什么20年前那种不安定的情况,再说当年香港跟美国的经贸关系非常密切,现在不,现在香港不是跟美国,香港跟中国大陆经贸关系非常密切了,所以这个情况是完全改变了。

  更何况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现在汇率战这样搞下去,你勾住美元,美元跟全世界国家货币不断在贬值,你跟着全球国家不断的贬值,你将来会面临不但是严重的资产泡沫问题,物价膨胀问题,你会影响到民生问题、社会问题,香港特区政府你没办法躲避,到时候这个问题通通出来以后,你到时候再来解决就难了,中央政府也应该正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认真的去看待这个形势该怎么办。

  安东:但是您说的这个现在情况变了,可是我看有专家也指出说,如果说让港元和美元脱钩,同时和人民币挂钩的话,听起来虽然比较合理,但是由于人民币现在不能自由流通,也还没有完全的国际化,那么似乎也不是太合适吧?

  石齐平:你讲的是对一半,对一半的意思就是说,人民币确实是还没国际化,也没办法自己兑换,所以不能跟人民币挂钩,同意。但是不跟人民币挂钩,并不表示香港可以不跟美元脱钩。

  安东:那么港元,咱们你看与美元脱钩,同时又不跟人民币挂钩,那该怎么办呢?

  石齐平:还有第三条路,它可以不跟人民币挂钩,但是跟美元脱钩,它跟谁挂钩呢?一篮子货币挂钩。一篮子货币是最好的一个做法嘛,我跟您举一个例子,新加坡就跟一篮子货币挂钩的,为什么新加坡能香港不能呢?



相关阅读: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