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

石评大财经:希腊到底怎么了 人民币汇率又怎么

来源:亚洲城日期:2019-04-26 20:13 浏览:

  石齐平:观众朋友,中国就此会变成高增长了吗?中国经济还有多大的增长潜力?全球经济会不会最终跟中国经济挂钩?

  林玮婕:希腊左翼政党胜出,是赖账还是退出欧盟呢?希腊新总理有脱困的路线图吗?

  万俊:紧缩政策和量宽政策,究竟哪一个才能够真正的解决经济危机呢?而默克尔主义是对还是错呢?

  石齐平:中国的反介入又见新招,东风21D之外,鹰击12跟鹰击100,各有多大的威力,你想不想知道?石评大财经,让我们一起来关注天下大财经,首先石观世界。

  万俊:希腊左翼政党,左翼联盟日前在国会选举当中获得了胜利,而他的得票率也达到了36%,夺取了国会300个议席当中的149个议席,差两席就能够成为多数党。

  林玮婕:没错,所以这个左翼联盟立刻与一个小党,希腊人党合组了联合政府,后者的席次是13席。

  万俊:而这一大一小两个政党,在移民等大多数的议题之上,其实立场是相当不同的,但有一个,他们就是反紧缩政策上立场却是高度一致。

  林玮婕:石先生,我想观众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希腊政局会如何发展?对于欧盟还有欧元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石齐平:希腊问题跟希腊危机,大家太熟了,所以他是个老问题,但是最近有个新发展,所谓老问题,就是在过去几年都知道,世界金融海啸冲到欧洲之后,欧洲出了欧债危机,这个欧债危机里面最严重的之一就是希腊,快要违约了,所以大家就怕,所以就出来三巨头跟他谈判,欧洲中央银行,IMF还有欧盟,谈判的结果就说,好,就这样,我就再给你一点钱,但是有个条件,你必须要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不能过再像过去那样花费,这样子的话,我将来怎么样,无底洞就填下去了。

  石齐平:然后他们果然在过去五年,就认真的缩紧了裤腰带,政府的开支尽量节俭来还债,但是这么一来,整个经济就开始滑坡了,经济滑坡以后,就业的情况越来越不理想,失业率越来越高,结果老百姓觉得,我这个苦日子何时何了,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大家就不愿意了。

  万俊:所以说老百姓就受不了,也就要强烈反对紧缩政策的左翼联盟获胜了,我们好像关注到,联盟的领导人叫齐普拉斯,他就好像是非常的反对紧缩政策,他也就承诺说,我们将来不再要紧缩的过下去了。

  石齐平:是。他就这样子,靠这个来当选的,他说我们不要再理他们那一套了,我们为什么要过苦日子,所以我们要过稍微好一点的,你们没有学费我来补贴,没有餐费我来补贴,没有房子住,我来帮你解决问题,用这个方式,赢取了很多的选票。

  万俊:这个债主,也就是刚刚您说的欧洲的三巨头,欧盟等等,他们还愿意在借钱吗?你前面的钱都没有还给我。

  石齐平:齐普拉斯自己有他的杀手锏,我要跟你借,我现在死猪不怕开水烫,你借不借,你不借我就赖账,你说我赖账,你要把我赶出欧盟,你试试看,赶出欧盟的时候,你的欧盟跟欧元你会怎么办,走着瞧吧。

  林玮婕:这真的是标准的赖债着的一个心态,可是真的会这样子发生吗?到底其实会怎么走。

  石齐平:其实最后不会这样发生的,为什么?因为欧盟也不愿意他真正走到这条路,因为他如果真的,我把他赶出去的话,不是欧盟跟欧元危机又再度爆发了嘛,再一个希腊自己本身也是吓唬人的,他自己也不愿意出欧盟,因为他走出欧盟以后,将来再要钱找谁要。

  石齐平:理论上还真有一点可能,为什么?因为有两个条件,他具备的话就可以,为什么?第一个,已经慢慢在形成,过去一年,紧缩还是有效果的,也还了一些钱,据说2015年基本上收支快要接衡了,但是可以过好一点日子,但是不能够完全放松。

  石齐平:还有一个,老天要保佑,在这段时间里面,利率千万不要上去,目前的情况还可以,利率一上去,他就还不起了。

  万俊:我们接下来说,其实最近金融市场的焦点,一定就是其实上周的央行宣布量宽政策的措施之后,欧洲央行的总裁德拉吉就宣布说,由三月开始到2016年的九月,每月购买大概六百亿欧元的债券,总额是达到1.1万亿欧元,也高于到市场的预期。

  林玮婕:没错,其实我们知道,从2008年世界金融海啸以来,发达国家是轮番实施了量化宽松政策,这对于实体的经济虽然没有产生有效振兴的作用,可是对于全球的金融市场来说,却是造成了很多的干扰,还有冲击的。

  万俊:是,其实这次恐怕也不例外,你看欧洲的QE还没有开始,美元就已经开始疯涨,而欧元开始大贬,新一轮的货币战争其实又要上演了,石先生你怎么看这一组的情况?

  石齐平:这一次确实欧洲的声势有点惊人,因为还没有就决定之前,你记得上上礼拜瑞士就宣布跟,瑞郎就跟欧元脱钩了,造成百分之好几上,结果这次一旦决定以后,居然比大家预期还要更大,所以我认为未来整个发展的趋势,还是不能等闲视之,大家要提防。

  石齐平:后续效应,这几天已经看到很多了,加拿大,澳大利亚已经开始在减息了,新加坡也开始放松货币政策了,目的干什么?比方来讲,就是希望能够(00:05:55),因为他们已经预见到热钱要进来,上次美国量宽政策,这个热钱到处乱跑,所以他们就想有备一下。

  石齐平:就国家来讲,基本上就是流往经济体是比较好的,比方新兴国家,发达国家里面日本跟美国也都是一些所谓避险的一个所在,就一般产业来讲,实体经济流进去的不会太多,可能更多流向资产市场,比方股市、汇市、债市、楼市这些。

  万俊:对于中国来说,其实我们都知道,他是最佳的新兴经济体,如果说欧洲的QE对于中国来说面临的压力会是什么?

  石齐平:小心了,因为你刚才讲的经济体不错,所以你看前几天中国的汇市就出现很大震荡,逼的中央银行必须要出手,希望能够让这个震荡,能够在一个可容忍的范围之内。

  石齐平:就说升,一般来讲升相对于美元来讲,如果过去几年中国基本上跟着美元走,所以相对于其他货币来讲就升,这样子一个情况下,中国的出口竞争力就会减弱了,第二中国就会面临到热钱流入,造成更多的资产泡沫,还有第三就是因为商品价格都会下降,如果这样子的话,中国输入的商品价格就会造成中国输入性的通缩,所以问题麻烦一大堆。

  林玮婕:看来真的是负面效果还不少,如果说让人民币汇率相对于美元贬值,也就是跟其他的国家一样相对美元往下走呢?

  石齐平:我刚刚讲也很难,为什么?因为中国现在有个大战略,就是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需要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而且最好持续长期升值的这么一个状态,所以,也不能出现刚才你讲的贬的情况。

  石齐平:就是一个权衡,就是在刚才我讲的,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跟刚才希望避免,刚才的一些问题的那些战术中取得一个平衡木的感觉,所以我的判断最终,人民币汇率很可能相对于美元来讲略贬,但又相对于其他货币来讲略升,希望在中间找到一个均衡点。

  万俊:走平衡木很难。我们再来看一看中国的军备问题,美国的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刊登了一篇文章,引起的很多的关注,标题叫做反舰巡航导弹是来自中国真正的军事威胁。

  林玮婕:文章作者是美国海军军事学院的副教授,在文章当中他提出,中国日益崛起的海军航空兵部队,拥有越来越多的陆基飞机,还有航程更远,除了航程更远,他配备了更加先进的搜索雷达,电子对抗能力也越来越强之外,还配备了世界最先进的反舰巡航导弹。

  万俊:石先生,其实您在之前也提到,中国对于美国的公开挑战来说,他防范最强的当时是说到东风21D,但这篇文章好像有一点不同,他谈到鹰击12和鹰击100等等,这两种武器有什么样的不同?

  石齐平:比较新的玩意,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所谓的人类的海战史,我们今天所讲的反舰巡航导弹,你们回想一下,早个一百多年前,当时有军舰出来的时候,这个军舰最怕什么?最怕对方军舰的大炮,可是后来的时候飞机出来了,军舰最怕什么?除了怕大炮之外,跑飞机的炸弹,或者机关枪,然后再过一阵子,二战的时候,潜艇又出来了,这个军舰最怕什么?最怕鱼雷,现在除了怕这些以外,又出来一个新的玩意,就是刚才说的反舰巡航导弹。

  石齐平:其实也不是,比美国更早的还是苏联,苏联搞出来以后,美国有点开始有压力了,所以在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美国的能力很强,所以没多久,先搞一下捕鲸叉,后来第二代出来,就是战斧,战斧就扬名立万,所以这个时候美国已经领先于,或者至少跟得上苏联了,可是后来苏联91年解体了,美国一看没有什么对手了,因此就减慢了发展,甚至于停了预算,一直到最近,又看到中国也出来了,鹰击12跟鹰击100,美国又开始有点压力了。

  林玮婕:原来是一个这样子的过程,但是鹰击系列导弹到底有什么样的一些功能?

  石齐平:性能,实际上中国的鹰击,你看数字,你就看的眼花缭乱,一大堆,我刚才讲的只是两种型号,还有其他一大堆的,他因为有不同的,有空射型的,潜射型的,海射型的,陆射型的,我们刚刚讲两种,鹰击12,他的第一个特点就是射速非常快,有三马赫,射程三百公里大概。

  另外一种鹰击100,他速度稍微慢一点,亚音速,他末端速度可能也很快,但射程比较远,大概有八百公里以上。

  石齐平:没错,这个叫空射型的,空射型最重要就是要靠飞机,中国现在有不同的平台,一个是轰六,一个是歼轰七,这个大概,歼轰七B,两年以前开始正式服役了,中国现在希望,还有歼16,中国希望能够正在研制中发展一个很大的平台,希望能够飞三千公里的距离的,同时上面能够挂八个到十个导弹,如果这个条件都具备了,中国基本上也跟美国一样,具备了空海一体战基本的实力。

  石齐平:最大差别,就是东风21D是陆射型的,他是固定的,他射程也是固定的,比方说两千公里就两千公里,但是空射型不一样,空射型,首先这个飞机可以飞很远,飞一千公里,两千公里,三千公里,然后飞远了再射出去,又可以射很远,所以一方面飞机也不太容易被发现打到,二方面射程距离又比较长,更厉害一点。

  石齐平:据我了解,美方能力相当强,射程比中国要远,同时可能还有一点隐身能力。

  万俊: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在各国将来发展巡航导弹上,最重要应该掌握哪些方面?

  石齐平:以我了解,第一,就是射程要大,第三射速要快,第三隐身能力要强,第四能够防干扰,最后一个能够适用于各种不同的平台,如果有这些条件,你就具备一个完整的反舰能力了。

  万俊:好,说完了军事,我们再回过头来聊聊经济,其实目前来看,全球经济似乎进入到一个长期停滞的状态,而各国也一直在推出各种的量宽政策,刺激经济,似乎收效甚微,而与此同时,中国也宣布是经济将进入一个新的常态,变入中高速增长,中国进入中高速增长是就此挥别了高速增长还是一个短暂的调整之后,再回到以前的高速增长期呢?稍后休息,石先生给我们做详细的点评分析,一会儿见。

  万俊:是,你看这些主要的国家,从美国到日本,再到欧洲,先后都采取不同程度量宽政策,但似乎好像效果都不是很明显。

  林玮婕:而且一向连增长高速的中国,现在也进入了中高速的新常态,石先生,怎么看全球经济,问题到底在哪里?还有中国是不是就此挥别,您认为真的是就此挥别了高速增长了吗?

  石齐平:不如把今天要讲的内容,最重要的结论,先讲一起,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全球,一个是中国,现在全球,你们刚才讲,我确实同意现在全球经济来讲,有太多的迹象显示,他已经进入到一个长期停滞期,既然是一个长期,就代表全球的新常态,应该就这么回事,所以QE大概没什么太大用处,对中国来讲,虽然中国政府一再强调,我们现在也进入中高速的所谓的新常态,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但我认为,这个对中国来讲应该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意思就是说中国如果做对了,改革对了,心态对了,总有一天,不要太久,重新恢复到高增长的一个时代。

  万俊:您这两个说法很有意思,也很重要,但是,我觉得有点矛盾,你刚刚说全球经济进入长期停滞的状态,中国经济其实跟全球经济挂钩的,你为什么又说中国经济还可以在告别重新回到高速增长的时期呢?

  石齐平:你讲的好,你刚刚用挂钩两个字,长期以来,我们是有这个概念,中国是靠出口拉动的,所以中国的经济基本上看美国或者全球经济而定,中国跟美国全球经济挂钩的,但是你有没有注意到,现在有一个新的现象出来,最近这几年,中国经济开始走缓的时候,巴西什么俄罗斯,或者澳大利亚,油价也跌的,铁矿石价格也跌,说明他们在跟中国经济挂钩了,这有点逆转了,我认为再过几年,中国经济如果继续强下去的话,全球大范围之内,会跟中国经济挂钩的。

  林玮婕:真的还蛮有意思,这是一个很大的体系,我们要一个一个来讲,我们先从全球来讲,你刚刚说全球经济已经进入长期停滞的新常态。

  石齐平:没错,所以我们现在要怎么看?这里面究竟什么因素来决定,到底什么新常态跟旧常态,旧常态就是大家印象中的过去几十年,全球经济都很好,新常态就是现在大家讲的,现在经济基本上是受到几个关键因素在主导。

  万俊:您的意思就是说,实际上这三个因素影响了全球经济,过去这些年表现比较好。

  石齐平:第一个就是,我们讲经济政策,经济学人都知道,过去大家谈的是凯恩斯政策,凯恩斯政策本质上就有一种扩张性,扩张性就容易造成经济繁荣,但他有毛病,他容易通过杠杆就产生一个大的泡沫,泡沫破了以后,就会遭遇很多麻烦,这个在长期中,他采取凯恩斯的经济就繁荣了。

  第二个因素,就是我们必须看到,长期间,过去全世界贫富差距问题不是那么严重,所以需求很够。

  林玮婕:这三条都是跟总需求有关,确实这是长久以来全球经济繁荣的主要解释。

  石齐平: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有一些供给面的原因,有一些技术进步,也是造成经济繁荣,但我一再强调,技术进步是运气好,他来了是你运气好,你不来你也不能强求。

  万俊:明白,石先生,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其实是这三个因素现在却出现了一些变化。

  石齐平:是这个意思,比方说刚才三个因素后两个很容易看到,贫富差距现在问题越来越大,要不然也不会出现(00:16:19)。在第二个,上个礼拜我们谈到(00:16:23),所以问题很严重,因为非常严重,所以需求拉不起来,第二个就是,年龄都老化了,除了印度以外,所以需求也拉不起来,这俩很明显。

  林玮婕:这些都还蛮容易明白的,第一条,比如说凯恩斯的政策,现在不是都还在采取。

  石齐平:是,表面上还在采取,但是就像我刚刚讲的,2008年前凯恩斯不断在采取造成一个繁荣,但是这个繁荣在2008年制造一个大泡沫,这个泡沫破了以后,所以现在在泡沫过程拉动的一个产能,现在突然间没有需求了,所以这个时间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消化,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需求出不来。

  万俊:所以说这也就是为什么各国拼命的QE,拼命的印钞票,这个效果还是不明朗。

  石齐平:可能这是一个错觉,美国经济是表现不错,但是我认为更多的原因是跟页岩油的革命,或者3D制造业打印,或者IT有关,这都是供给面的原因,需求在QE印钞票效果不大。

  万俊:我就好奇了,既然如此,各国为什么还这么执着于拼命的QE,拼命印钞票。

  石齐平:这个问题大家问了,我是觉得要找到一个合适解释的话,你可以看到全世界大多数,绝大多数的国家的经济官员跟经济学家,都是师出同门,都是一个老师,就是凯恩斯,所以大家脑筋里面想来想去凯恩斯政策,所以就会造成这样一个结果。

  石齐平:德国的默克尔,你可以看到默克尔从来强调货币利率(00:17:50),他强调是供给面的概念。

  林玮婕:好的,究竟是谁对谁错,要靠时间来证明,我们刚刚聊到的是全球最新挑战,究竟中国新常态又是如何呢?我们广告之后见。

  欢迎回来,老师你刚刚提到,在讲中国经济的时候,我其实最感兴趣的就是你提到说,你认为中国经济未来还是有可能恢复到高速的发展。

  石齐平:因为我们知道今天造成中高速,实际上有几个特殊原因造成的,第一你要改革,改革就是一个过程,就必须稍微慢一点,第二是反腐,反腐当然会造成一点影响,第三个,过去政策,你必须产生的后遗症慢慢消化掉,这也是一个过程,当然还有全球的长期停滞,这几个因素造成中高速的新常态。

  林玮婕:可是这些效果维持的时间其实有些都已经很久了,甚至是更长的时间了,你怎么会有信心认为说,中国可以在重新恢复到高速增长?

  石齐平:更久更长,基本上还是会结束的,(00:18:58),你们有没有听过一种说法,换一个角度来讲,中国过去9.8的增长率是靠几个红利,出口红利,人口红利,透支红利,改革红利,不都是这样吗?

  万俊:没错,但是您刚刚说这四个红利,前面三个我们知道,除了最后一个以外,都已经在慢慢的消失当中了。

  石齐平:没错,出口红利,因为全球的经济的关系,但是你要知道,全球经济需求基本上在那边,你有竞争力的话,还是把市场份额拿过来的,至于他的人口红利,关键是,你自己的红利,过去一胎化政策造成的结果,你现在可以改,甚至可以放宽,你过了五年,十年以后慢慢出来,扭转过来了,第三,人口的素质还是很好,中国要把脑力资源开发出来,还有最重要强调一点,中国有13亿人全世界最大的内需市场,完全看你的政策对了,政策对了,就出来,这个实力太强了。

  石齐平:根据我们刚才分析的话,可以建议几条,第一,收入分配过去从来把他看作社会政策,政治政策,NO,现在把他提高到战略高,他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因为他可以拉动内需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加强收入分配改革,区域平均发展,有利拉动需求,然后在人口政策方面完全放开,再接下来教育政策,应该大倾斜于职业教育,培养有用的人才,更多的鼓励教育科研这些方面,我觉得这些都应该去做。

  林玮婕:所以说在这些政策之下,你认为在新常态之后,中国还能够恢复高增速,你是乐观的。

  石齐平:完全有可能,因为我刚才讲了很多重要原因,最大的一个是内需,这个市场非常重要,但最重要一点,改革的方向一定要正确,还有心态,这个心态我们现在必须改掉,7.5不是一个,就是将来一定下去了,NO,绝对有机会要有这样一个心态才能正确的政策,完全有这个可能。

  石齐平:钩是什么概念?这个钩那个的话,一定是小的钩大的,大的钩小的就掉下来。

  中国大陆在过去几十年也是出口导向的,虽然表现不错,但基本上也是挂钩于美国跟西方世界,微妙的转变出现了,这几年,刚才前面讲的,当中国这几年经济稍微有一点滑坡的时候,那些向中国出口什么铁矿砂,以前神气的不得了,澳大利亚,巴西,还有俄罗斯,现在都受到影响,说明什么?说明中国已经被这些国家挂钩了,中国开始被挂钩了,所以我刚刚讲的,如果这个新常态中高,将来有一天恢复到更高速增长的时候,中国被挂钩的这个情况更大了,全球范围都可能会挂钩到中国来。

  石齐平:所以,我就记得基辛格讲过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这个伟大战略家,我很佩服,他说中国如果今天朝这个方向走下去的话,中国不但在经济上可能会变成全球第一,而且他在全球范围之内的政治影响力,就会越来越大,这个逻辑成立吗?

  石齐平:我们以前学经济学都学过一个叫政治经济学,现在我借用他的逻辑,倒过来,创造一个新的词,经济政治学,经济影响到政治的学问,石评大财经,希望你喜欢,石齐平。



相关阅读: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