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

朴树录节目突然离场却被“叫好”?这个世界有

来源:亚洲城日期:2019-08-25 05:33 浏览:

  原标题:朴树录节目突然离场,却被“叫好”?这个世界有多肮脏,我们就有多需要朴树

  最后一期朴树来节目唱了一首《No fear in my heart》,然后在节目录到一半时,忽然站起来,手插在裤兜里,在台上前后溜达了两步,左右看看,说“那个....我岁数大了,该回家睡觉了......”。

  这样我行我素,自由随心的做法,得到了包括马东、张亚东在内的广大群众的“宠溺”支持。

  也有人质疑朴树这种行为属于不负责任单方毁约,就说那些给朴树叫好的人,如果自己同事每天迟来早退还能一味容忍吗?

  我们不能,朴树也不能。这些年,我们看到曾经倔强的朴树开始放低了姿态。在《跨界歌王》的舞台上,主持人问他为什么来,他坦言自己最近需要钱,到了第二季他还是坦诚说靠这个赚钱,人总要吃饭,第三季的时候,他可以平静地说,这是我的工作。

  因此,人们更加心疼朴树。他已经升华成为一个符号,在社会无所不蚀,人们百毒不侵的时候,让我们依然有所期待。

  1/“朴树”是他的艺名,原名叫“濮树”。签约时高晓松并没问他是哪个“PU”,就这么宣传出去了。他还觉得挺好,因为有人说,他命里缺木。

  朴树最初对吉他产生兴趣,是受哥哥濮石的影响。朴树是个成绩不算好的初中生,爱看书,却对学校外面的世界反应缓慢。

  本来是上大学的濮石要求买一把吉他,因为吉他贵重父亲不允许他拿到学校,结果,这把吉他成了上初中的朴树最挚爱的伴侣。半年之后濮石回来一听,说:你弹的比我好。初中还没毕业,朴树就和父母说:“音乐比我的生命还重要。”

  2/朴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北大的教授,两位老人住在北大职工宿舍区,家里非常朴素,没有太多的时尚的装修,家里最多的就是书。

  父亲濮祖荫是一位具有国际影响的科学家,专业是空间电浆。SCI上查得到他独立发表和合作发表的论文二百多篇。

  高中朴树组了个乐队,高二就告诉父亲不考大学了。濮祖荫气得全身发抖:“北大教授的儿子不考大学?”

  最后朴树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但上到大二就休学搞音乐了。可想而知这个消息对于都是高知的父母是多么大的打击。

  然而,2001年濮祖荫获得国家科学技术二等奖的时候,北大校报的记者来采访他,回头就在报道里写:他是朴树的父亲。

  3/《白桦林》是当年朴树敲开宋柯心扉的一首歌。当年高晓松把朴树介绍给了刚从美国回来的宋柯。后来高晓松回忆当时的情景,说道:

  我和宋柯认识多年,从没见他哭过,当时朴树抱着吉他唱《那些花儿》的时候,宋柯哭得一塌糊涂。

  几天后,朴树又唱了一首《白桦林》,宋柯哭得像鬼。宋柯说,你不用卖歌了,干脆自己唱算了。为了签下朴树,高晓松和宋柯决定成立了一家唱片公司,取名为麦田。

  其实,朴树能写出这首《白桦林》和他的母亲刘萍分不开。朴树的表姐是中国有名的女高音,擅长俄罗斯老歌。刘萍在家也经常哼《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多年之后,她儿子写出一首俄罗斯风格的《白桦林》,一夜走红。

  某个偶然认识的“养生大师”跟他聊几句,大家就算朋友了,互相留个电话。过几天“大师”打来电话了:老朴,我买房,我差二十五万,能不能借我垫用一下?半个月就还你。好,朴树给了。然后,“大师”就消失了。至今,他被人借走不还的钱估计达到上百万。

  有一段时间,高晓松过得非常窘迫,实在揭不开锅了,于是想找朴树借钱。他发了一条短信:“想借15万。”朴树回了两字:账号。

  过了一阵子,朴树的日子也窘迫了,于是他发短信给高晓松,内容只有两字:还钱。高晓松立马把钱还了回去。

  当年他的吉他手程鑫被诊断出胰腺癌,朴树开始带着他四处治疗,西医不行看中医,朴树的经纪人问他:这几个月治疗,花掉了你几年的收入你要想清楚了,你卡里的钱根本不够。朴树说:不够我们就去签公司,卖身嘛。跟救人比起来,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又算什么。

  有一个品牌曾愿意花很高的价格,请朴树唱年会,但因为不能带乐队,他果断拒接,因为他答应过乐队:“不会瞒着大家去接商演。”

  5/2003年,朴树发表专辑《生如夏花》的时候,有歌迷问过朴树,下一张专辑不会让大家再等四年吧(朴树的第一张专辑和第二张专辑时隔了四年)。朴树当时笑着说:“哪能啊!”

  当时这位歌迷肯定没有想到这一等不是四年,而是十四年!当然朴树并没有开玩笑,只是当时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下一张专辑《猎户星座》,让歌迷等了14年。

  专辑主打歌《猎户星座》,按照朴树的说法,他写了二十年。二十年前他就开始写这首歌,但写到一半就写不下去了,二十年后他又找到了灵感,于是,《猎户星座》就诞生了。

  如此漫长的创作过程任何商业机构也接受不了,但这就是朴树的风格,他的创作就是追随内心的感觉,没有所谓的时间表,但代价就是只能自己掏腰包。

  6/1999年年底,朴树所在的麦田公司被音乐巨头华纳收编为子品牌,办了一个盛大的“华纳欢迎朴树大会”——他已经成为整个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华纳亚太区老总亲临现场。他却紧绷着脸坐在桌子另一头,垂着眼皮,双手并拢放在两条腿中间,一副不识抬举的架势。

  有个在“希望工程”工作的朋友找到麦田公司的副总张璐:你们公司有没有人真正想做点善事的?张璐想了想说,朴树吧。果然一说之下,朴树捐了20万元,在河北承德的某贫困县建了一所希望小学。

  他坚决拒绝公开,更不许这所小学用他的名字命名,学校最后只得取名“麦田希望小学”。落成那天,朴树戴着红领巾,很开心地鼓着掌。从照片上的表情看,比6年前华纳公司为他举办欢迎大会那天高兴多了。

  7/朴树的妻子是上海姑娘吴晓敏,一个在酒吧认识的女演员。2005年结婚那天,他从家里偷出户口本去跟她登记,完事他很疑惑:户口本这玩意儿到底是干吗的,咱们不是有身份证吗?至今他们的婚宴都没办,嫌麻烦。

  2009年,在妻子的建议下,他把市区的房子卖了,搬到了北京顺义的一栋别墅,每天的生活就是写写歌,遛遛狗,散散步,或者骑着电驴子去附近买买东西,过着特别诗意与随性的生活。

  这段闲云野鹤般的婚后生活也曾遭遇过危机。几年前,吴晓敏跟他提出离婚。那时,他面临着巨大的创作压力,整个人状态不好,甚至有些极端。

  不堪重负的吴晓敏提出了离婚,她告诉朴树:“你把最好的能量放在唱片里了,把最烂的一面留给了我。”

  8/今年年初,朴树带着乐队跑到北京什刹海公园,在零下七八度的天气下,为来来往往的路人唱了一首《猎户星座》。

  在唱歌前朴树说:“我想唱给那些早出晚归的人们,那些生活特别艰辛的人们。”

  站在高处的朴树,带着墨镜,穿着朴素,站定后他冲着人群微微一笑,羞涩地挥挥手说:“周末好”。

  演出很短,只有一首歌的时间。唱完歌,朴树冲着人群微微一笑,说了声“谢谢”,转身离开,围观的人们默默地散去,一步一回头地看着朴树的背影,镜头扫过之处,有人在轻轻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我已经好久没有听朴树的歌。当年大家都还是小孩,我和朴树做《我去2000》这张专辑时,2000年就要来了,觉得一切都会变的更好,结果就是大家都老了。”

  后来又发了一条微博,“听到了我以为已经忘掉,却一直没有忘记的青春岁月。虽然这种感动比较浅层,但我毫无办法。”

  可能这正是我们疼惜朴树的原因,他帮我们留住了那个不肯低头的少年,过着我们内心向往的生活吧。

  【断货预售8月8日发货】OPUS 作品 -动画大师今敏漫画生涯至高代表作!(上下册,彩色插页+锁线平装)



相关阅读: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