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

这次轮到我们对张亚东说“特别好”

来源:亚洲城日期:2019-07-25 09:46 浏览:

  随着《乐队的夏天》的播出,“特别好”三个字已经成为张亚东的专属标签。在点评乐队表演时,张亚东常常面带微笑地抛出一句“特别好”。

  他口中的好,倒不是不愿得罪人的追捧,在张亚东如老父亲般慈爱的神情中,更多的是对这些如宝藏般独立乐队的珍爱之情。做音乐难,做乐队更难,他太懂了。

  九期节目看下来,张亚东最打动观众的除了对音乐的热情,还有他过人的情商和谦逊的态度。这位有“国内流行音乐教父”之称的音乐制作人,可以说是节目组的专业担当。这次,轮到我们对张亚东说一句——“特别好”。

  母亲是位晋剧演员,小时候的张亚东就跟着剧团走南闯北。耳濡目染下,他学会了摆弄扬琴和二胡。而偶然间听到的一盘古典音乐磁带,帮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后来,张亚东借到了一把大提琴,从此开启了音乐之路。

  他先是进入大同市歌舞团当临时工,后来调到矿务文工团成为一名正式员工。不是科班出身的他自学音乐,在文工团时,同事就称他为“音乐天才”。

  三天能识谱,看别人打架子鼓,几分钟就能模仿出同节奏的鼓点。15岁,他便开始为乐团编曲,给不同的配器安排和声。但小小亚东的音乐梦想,还差一个机遇。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八九十年代正值中国摇滚乐的黄金年代,崔健的《一无所有》横空出世,黑豹乐队、唐朝乐队、罗大佑接连掀起一股股巨浪。这样的氛围同样感染着张亚东,1982年,22岁的张亚东搭上夜火车,从大同来到北京,只为买一盘罗大佑的专辑《之乎者也》。

  起初,张亚东在北京追梦之旅并不顺利,直到一年后在酒吧与窦唯结识。两人一拍即合,在窦唯的鼓励下,他第一次在录音棚里演奏吉他。张亚东参与制作的第一张专辑,就是窦唯的《艳阳天》。

  张亚东在采访中曾表示:“窦唯不仅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生命中的一个礼物,他对我有着知遇和扶助之恩。”

  1996年,张亚东通过窦唯认识了王菲,三人合力创造出初颇具先锋性的专辑《浮躁》。“窦唯+张亚东+王菲+COCTEAUTWINS的创作模式成功缔结了一个王菲时代的颠峰”,网易云音乐的专辑页面这样介绍道,也就是这张专辑,把王菲送到了《时代》周刊的封面。

  后续,张亚东又与王菲合作了专辑《将爱》《寓言》《只爱陌生人》,王菲乐坛天后的位置,在那时也越坐越稳。

  “理想徘徊十字路口,不知道往哪边走。信心一路上低著头,数著脚下的石头。”这首《末日》由王菲作词、作曲,张亚东编曲。

  音乐一开始,随着电流声的起伏,我们仿佛走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在1999年王菲日本演唱会上,王菲唱歌、窦唯打鼓、张亚东弹吉他,三人一起合作的“夕阳之歌”成为乐坛的一个精彩片段。

  在张亚东把自己对音乐的理解与歌手风格相融合后,他自己也逐渐名声大噪。与窦唯合作,为其音乐添入了点睛的键盘、吉他和更多民族的元素;他将生冷电子乐和性感英伦摇滚焊接在一起,使王菲音乐脱胎换骨,也为整个流行乐坛带来新鲜风格;灵魂歌手袁娅维在他的专辑《潜流》中以Tia为名演唱曲目,使袁娅维的歌声里多了一丝忧郁的气质。

  与朴树、许巍、莫文蔚、李宇春、陈琳、金海心、李健、郁可唯等歌手的陆续合作,让张亚东逐渐有了“流行音乐教父”的称号。

  《三联生活周刊》曾经这样评价张亚东:“他的音乐作品贯穿了华语乐坛30年,从窦唯、王菲、朴树,再到之后的莫文蔚、李宇春,从磁带到唱片,再到MP3和今天的网络,他用一种漫长的方式构架了声音和质感之间的关系,也塑造了流行音乐与中文旋律的新审美。”

  在许多人眼中,张亚东或许是幸运的,因为他总与必红的歌手合作。这种互相成就的关系,除了运气,还得有天生的热爱和努力。

  与许巍初次合作时,他们常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录音棚里坐到深夜。如果唱得不好,他会把开盘带停下来,再倒回去,重新放,再开始。朴树和张亚东一样精益求精,对制作和技术要求都非常高,打磨了几年,1999年朴树的第一张专辑《我去2000年》才问世。

  直到今天,张亚东的空余时间都用来练琴、听歌和研究新的编曲,手机里下载的软件也全部与跟音乐相关。翻开他的微博,也大多是与音乐制作有关的文字或视频内容。

  他曾经说:“人活着应该有至爱,但不一定是活物,爱一个人,她可能会变心,爱一个宠物,它可能会死,你一定要选择一个不会离开你的东西。我的选择是爱音乐。”

  身为音乐制作人,张亚东为乐坛注入着新鲜血液,同时,他也不断就流行音乐的发展现状向大众发声。2012年,张亚东做客《锵锵三人行》,在节目中直言中国流行音乐发展慢,几乎没有代谢的问题。同时直指音版权问题令人堪忧,没有人愿意为原创音乐付费,音乐生态混乱。

  在《乐队的夏天》的超级乐迷席上,张亚东的点评看似面面俱到实则绵里藏针,有时甚至直白而犀利。面对乐评人基于市场因素点明痛仰乐队在选歌时缺少传播考虑的问题,张亚东直接站出来表明立场:“现在资源配置不公平,给乐队的机会太少”而现在的平台“都是大明星,流量艺人”,而这是“非常俗的”。

  前段时间,疑似张亚东在《乐队的夏天》批判音乐人行业乱象的音频在网上流传:

  “音乐是有门槛的,请大家尊重音乐,抱起那把吉他的时候要尊重这个吉他,要让它释放出属于它的声音。”

  “音乐是有门槛的,请大家尊重音乐,抱起那把吉他的时候要尊重这个吉他,要让它释放出属于它的声音。”

  在《乐队的夏天》中,90后乐队盘尼西林在现场唱起了朴树的《New Boy》,张亚东不禁潸然泪下。

  这首歌收录在朴树的第一张专辑,张亚东担任专辑制作人,那时,他把没钱包录音棚的朴树带进了王菲包的棚里录音,才完成了这张专辑的制作。

  他在现场说:“时光好像没有改变,永远都有人是年轻的,永远都有人是new boy!”

  在节目现场,张亚东时常通俗地向观众科普什么是朋克、Funk等音乐门类,兴起时还站起来领着大家摇反拍,说reggae必须反着摇。

  抛开金牌音乐制作人的身份,张亚东爱好摄影,还拍过电影,他在不同领域延展自己的生命,发现生活的另外一种可能。

  在谈话类节目《圆桌派》中,张亚东聊起了自己真实生活的样子。他坦言必须在独处的情况下,才能打开自己,任何跟人打交道的方式都令他不太自在。他不会主动对别人倾诉烦恼,别人因此也很少来找他唠嗑,同是音乐人的刘索拉老师也以“话很少”评价这位音乐才子。君子之交,有着他们独特的相处方式。

  也正是这种性格的原因,张亚东从小喜欢画画,“它可以使我安静、平静下来,当画笔呈现出一些东西时,心理上有很满足的感觉。”

  不只是画画,张亚东还迷上了胶片摄影。2012年,他出版了摄影随笔《初见即别离》,从创意拍摄到文字撰写都由自己完成。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化身旅人,走遍世界几十座大大小小的城市。但是旅行者的眼光拒绝猎奇,张亚东想要捕捉的是人生存状态的善变。

  他的镜头下有怀疑的眼神、笑过以后的微笑、旅馆房间里的昏昏欲睡……就像书名所说,初见即是别离,我们一直都是旅人,不停地告别。

  他跋山涉水:巴黎、迪拜、旧金山、杜塞尔多夫……在他的摄影作品里,我们很难看到地标类的元素,顶多是某张照片一角上模糊的埃菲尔铁塔。没有米奇老鼠,没有迪斯尼乐园,只有最普通的、生活中的平凡人。

  玩过静态摄影,张亚东又忍不住玩起了动态摄像——拍了一部电影。2016年。张亚东跨界执导的电影处女作《湖边密林》入围了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创投单元。影片的概念海报也由他设计,海报主打冷色调印象派画风,以深色密林为背景增添神秘感,带着他生活和摄影作品的影子。

  谈到《湖边密林》,他说:“近些年我一直在尝试一些影像创作,以前我用耳朵,现在加上眼睛,这是一个延伸。做影像重新让我思考做音乐时的很多东西,做电影时可以保持鲜活的状态。”

  2017年,张亚东献声动画电影《至爱梵高·星空之谜》“梵高”一角。其实,张亚东的身上也有着梵高那样的沉静气质。

  在《乐队的夏天》中,他在点评新裤子乐队演唱的《生命因你而火热》时这样说道,现在我们都比较胆小,都很想要舒服,大家不愿意承受那个痛苦的东西,就是说人人都愿意当梵高,但是不想割耳朵,就觉得那太疼了,对不起,那你做不了(艺术家),你失去那些东西之后,你才可能获得灵感。

  这样才华横溢,对创作充满激情、对世界充满好奇的灰发“少年”,你敢说他不是new boy吗?



相关阅读:亚洲城